【见证】邪教、绝症、责难——往事不堪,却恩典无限

(一)
91年的冬天,我第一次接触“邪教”。
那天教完夜间部的课,回到台南家中,见二位访客已等候多时。一是某专科教授L,另一位是乡民代表C。原来,他们是我丈夫陈(后离异),在体育馆练气功时认识的。丈夫曾向我提及气功顾问潘某某,说他神奇无比,可以透视病体,并且治疗。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s

亿万富翁破产反得新生

年少勤奋白手兴家
我是在香港出生和长大的,生于一个中等家庭。十五、六岁时,适逢战乱,父亲便送我往广州读书,后来迁往桂林。因日本军入侵至桂林,我和石琼(即现在的太太)用了几个月时间,徒步到重庆,在那里继续读书。不久便外出工作,当时只有十九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