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亲爱的爱加倍的弟兄姐妹:
主内平安!

我是谢铃姐妹。谢谢各位弟兄姐妹为我妈妈祷告。她的手术做的还算成功,已经出院了。感谢主,箴言书说智慧在遭丧人的家中,经过这次的磨难,我和我的妈妈都更加明白生命的可贵,更加珍惜在世度过的每一天。

妈妈得的是子宫肌瘤,六月十号做的手术,上个星期已经出院了。虽然从CT中早就知道子宫里有好几个瘤,但是手术开始后,割开肚子,发现她的子宫甚至子宫颈都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一串又一串长满了瘤,有些瘤子还是硬的跟宫颈长在一起,根本没办法割除。还有一个十多公分的瘤,割出来竟然跟子宫一样大!连见惯各种疑难杂症的医生都吓了一跳!大大小小的瘤压迫了膀胱,堵住了尿道,原本定下来的手术方案仅仅是割掉瘤子,这种情况迫使做手术的医生们不得不中途停下来探讨改变手术的方案。而改变后的手术方案风险非常大,因为宫颈旁边有个大动脉,手术中哪怕出现分毫的差错,割到大动脉,人就都会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况当中。但是真的感谢主,从上手术台到出手术室,我妈妈里面都存着从神而来的平安,没有丝毫的恐惧和怀疑。感谢主的恩典,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然而本以为手术可以很顺利的进行,这次的生死大劫就算是过去了,但哪里想到,手术结束以后才是苦难的真正开始。

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我妈妈付出的代价是一次性摘除了子宫、子宫颈以及那些瘤子,割除来的器官竟然装满整个大脸盆!不仅仅是从死亡的边缘转一圈回来,手术以后半年的时间里她不能活动自如(她还有脊椎压迫神经,脑血管硬化严重等问题)后半身不能干任何稍重的体力活,更糟糕的是她再也不能履行她做妻子的义务了,她才48岁啊!48岁的年纪,却像一个78岁的人一样苍老、无力,整日躺在病床上担心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是否还能维持下去。所以身体的痛苦仅仅只是苦难当中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使我妈妈的情绪陷入极大的沮丧当中,她的身份认同感遭受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她好几次都极度沮丧地对我说:“霞,我现在都不是个女人了,我就跟男人一样了!”哎!她将她那身体衰残毫无喜乐的日子提前到了48岁!各位姐妹,我其实并不愿意有人知道我母亲的这些伤痛和软弱,但我写出这些来是想劝勉大家,要好好照顾爱惜自己的身体。因为我知道,有太多的女人,有太多的姐妹(也包括我自己)根本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不管我们是否承认,生活随时随地充满了选择,倘若不靠着上帝赐下的智慧主动去做出明智的选择,生活就会替你做出选择,将你带到你不愿意去的地方。人种的事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我们今天的选择就是明天面对的环境!

其实早在2004年,我大姨就做了第二次子宫肌瘤手术,之后的十年之中我大姨子宫里的瘤不断转移,一次又一次地做手术,将自己的身体割了又割,这期间我大姨不断催促妈妈去医院检查,因为子宫肌瘤本身有一定的遗传性。然而,很遗憾,我妈妈选择去忽视这些问题,她太忙了,根本不愿意花时间去照顾自己的身体。十年!十年前就有人提醒过她,她有整整十年的时间去照顾自己的身体,她有整整十年的时间去改变今天的这种局面,哪怕她稍微多注意一下,就算是得病也不至于严重到这个地步。难道疾病和苦难都是随机发生的吗?!难道这一切都是神给我们安排的吗?!不要去埋怨上帝,我们应该为自己做出的选择承担责任!其实当一个人选择出让生命的主动权的那一刻,悲剧就已经开始在酝酿了。直到到现在,这个当年种下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失去子宫,人会加速老化,排毒系统的改变也可能会诱发其他的疾病,而这个手术本身就给她的身体带来层出不穷的麻烦更是给她的精神带来难以医治的摧残。感谢主,通过这样一个惨痛的经历,好叫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点点的智慧。在中国,有70%以上的妇女都患有子宫肌瘤,也有相当大一部分人选择到医院去摘除子宫,我建议大家可以到医院去检查自己的身体,按照要求好好的保养顾惜圣灵的殿。

以前从来没有在医院住院的经历,根本不知道医院究竟是什么样的,根本没有体会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对我们来说是何等的重要。记得那是手术第二天,妈妈咽喉里堵着一口痰,下不去又出不来,呼吸不畅十分难受。为了把那口痰弄出来,四个医生加上爸爸弟弟和我总共七个人累得人仰马翻,但还是不小心崩裂了手术刀口,差点要了妈妈半条命!原来我们日常生活中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事,那些让我们从来都不去在意的事,对于一个有疾病的人来说却是那么难!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真正能那么一点点的体会到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的痛苦,我才知道健康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多么珍贵的一笔财富!当我呆在我妈妈的病床旁边彻夜的守候,胆寒的听着痛苦的呻吟和面对死亡时绝望的哀嚎声时断时续的回荡在冰冷的走道里,我的心里突然对那充满生命活力的身体充满了渴求,也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感恩!

上帝希望我们可以管理好我们的身体,特别是姐妹们,我们是帮助者,这是上帝交给我们的使命,这是上帝赋予我们的天职,如果我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能帮助弟兄怎么能培养出健康强壮的孩子呢?!我们不但要信靠主,我们还要尽我们的本分。圣经告诉我们,身体是圣灵的殿,我们应当尽我们的本分去照顾好圣灵的殿。管理好自己的身体,为自己的生命和生活负责!

                  (二)    003,那个绝望的灵魂
接下来我要讲一件可能令我懊悔一生的事,每次想到这件事我就羞愧难当,这也给我那不冷不热的信仰敲响了警钟,令我下定决心去改变自己。

003号是我们的邻床。
当我第一眼看见到她时我真的以为我看见了一具棺材里呆了许久然后又倒出来的“僵尸”!我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纪录片中那些刚从纳粹集中营里爬出来的以色列人的画面,一股极其强烈的惊骇和同情冲击着我。如果不是枕头上那颗脑袋还偶尔移动一下,我根本不会相信她竟然还活着!那是一副怎样的身体啊!什么“瘦骨嶙峋”“骨瘦如柴”根本就不能准确的形容出她的样子。只见她眼球突出,脸上那点少得可怜的皮肉根本没办法包住两排牙齿,所以它们只能狰狞可怖的露出大半在外面,脖子以下的部位就更是瘦的可怕,如果不是还包着那一层皮,那根本只是一副骷髅,手指和手臂又细又长,甚至连骨骼的结构轮廓都清晰可见。她就这样轻飘飘地落在病床上,肚子上面盖着被子,就好像镶嵌在床里面一样。唯一让我觉得还有她有一丝生气的是那个肿胀在她前面比十月怀胎的孕妇还要大得多的大肚子,而那个肚子是长期做化疗的结果。

六月十号,我妈妈刚从手术室推出来就被安排睡在那个女人的旁边,我一眼看见她我的心就催促我要跟她讲福音,但是那时妈妈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我必须时时刻刻警醒照看,这令我根本不敢哪怕有一分钟时间的分神。于是我心里就盘算着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等妈妈的情况稳定了再给她和她那些哀痛绝望的亲人讲福音。我祷告主说:“主啊,赐给她生命和力量,一定要让她等到我有机会给她传福音!”  第一天的白天和夜晚就在片刻不停地忙乱和疼痛中熬过去了,第二天的白天和夜晚依然是片刻不歇地挂点滴、给妈妈记录尿液排量、给妈妈翻身……连续一天两夜不合眼的照顾让我的身体和情绪都非常难受。第三天的白天我回去睡了三四个小时,晚上又接着来医院守夜,这样,之后的每一个上午和晚上我都守在医院里,到妈妈半个月后出院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有的时候仅仅是为了能给妈妈翻一个身,我们俩都要大汗淋漓地折腾十几二十分钟弄得筋疲力尽。然而,不管再怎么痛苦再怎么难捱,我们终究是有盼望的,我们知道妈妈在一天一天的好起来,我们知道很快我们就可以结束这些煎熬可以出院了。

然而那个躺在我们旁边的那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女人和她的亲人却远远没有我们那么幸运。在第三天,也就是六月十二号那天,医生把我叫出去,告诉我说那个女人随时可能离开人世,并且问我要不要给我妈妈转病房,虽然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体一直不怎么乐观,但是听到医生亲口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我还是觉得死亡一直离自己很遥远。六月十号和十一号的时候,那个女人的意识还很清醒,但是她的身体已经是极度孱弱和衰败了。我很记得十一号那一天,医生拿来一支温度计给她测体温,可是她竟然连夹住那支温度计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病魔的面前,人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啊!据我爸爸说,十一号那天夜里她还能发出清晰的声音叫她的亲人,十二号清晨她就已经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了。十二号清晨,她的许多亲人都来见她最后一面。我看见那个女人的妈妈,那个可怜的母亲,也不知道她这样趴在自己女儿的病床旁边守护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只见她满脸的悲戚和没完全干的泪痕,好像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她在极度的疲乏和不安中睡去,过不了几分钟又在极度惊恐中挣扎地醒过来,几天几夜都没见她喝水或者吃东西。就在十二号中午,我吃完饭回到病房,我挣扎着要不要开口讲福音,但看到她的那么多亲人来来往往我就退缩了、害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讲,又从何讲起。我只是鼓足勇气开口对那个女人的母亲说了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我说:“阿姨,去吃点饭吧,这里还有人要照顾,负担还很重,不要让自己累倒下了”这时候她的亲人都回家去了,只有那女人的妈妈、妹妹和她的丈夫留下来照顾,这是一个讲福音的好机会。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那时候我感觉自己没有很慈悲很有爱的感觉,也没有非常强大非常有信心的感觉,总觉得这样去传福音是不会成功的。于是我打算回去先灵修祷告,等我的信心好一些晚上再来给他们讲福音。这是我第一次错失传福音的机会。然后我回去休息了,在家里也简单地做了读经和祷告的仪式,我心里对主说:“主啊,让那个女人等到今天晚上!”。等我傍晚回去的时候,爸爸已经安排妈妈转移了病房,等爸爸离开医院以后,妈妈也输液完了,我拿起圣经告诉妈妈说我要回去给那个病人传福音,我妈也很支持。

我走到那个病房门口,那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透过病房门上的那个小玻璃窗口,我看见里面亮着一盏台灯,那个病患的母亲还趴在床边哭泣,这间病房就剩这一个病人了,房间里安静昏暗得令人觉得压抑,这是一个绝好的传福音的机会!然而,我这一次,我不是因为恐惧,而依然是因为没有找到那种传福音的火热感觉而离开了,我没有去推开那扇门,没有去给里面那几个忧伤绝望的灵魂带去希望和平安,而是转移了我的脚步,到楼梯口去给男朋友打电话倾诉思念之情了!那时我对主说:“主啊,等我打完电话我再去吧!”这是我第二次错失了机会。等我打完电话,已经快到深夜十二点了,我再一次回到那间病房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看见里面的人似乎都沉沉地睡着了,这一次,我很轻易地就说服了自己放弃这样的机会。

人就是这样,当你第一次放弃,第二次还是放弃的时候,你往后就越来越容易放弃和妥协了。
这是我第三次错失了拯救那个灵魂的机会。
那时,我的心对主说,:“主啊,我还是明天再来吧!你一定要让她等我!”十三号早晨,在离开医院回家休息之前,我又一次悄悄地在那个病房门前停留了一会儿,其实这个时候依然是一个传福音的好机会,但是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了,我想那个人已经过了这么多天都没出事,如果我今天下午再去也一定没问题的。这是我第四次放弃了机会。  就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说:“没事的,我今天晚上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要去给他们传福音”就在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冒出另外一个很大的声音说:“你觉得她还有命等到今天晚上吗?!”我的心一突,强制压下那股自责感,用比先前都要诚恳和迫切的态度祷告主说:“主啊,请你一定保住那人的命到今天晚上,让她听完福音再走!”但是……
弟兄姐妹,故事的结局你一定早就猜到了。

那天下午,因为心里挂念着那个病人,我早早地来到医院,看见五六个教会里的姐妹来探望我妈妈。我非常开心,我想这下好了,大家这么多人一起去,这么多人又是唱诗又是祷告的,属灵的力量一定非常强,那个生病的女人和她的妈妈一定会信福音的!哈利路亚!姐妹们听到这件事,内心非常火热,马上就决定要一起去那个病房传福音,我爸爸在旁边听见她们说的这些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说道:“你们真是可笑,要去就去太平间看吧!躺在太平间呢!”我们都吓了一跳,连忙问我爸是怎么回事,原来就在那个早晨我走后不久,也就是我最后一次的祷告之后,她死了……

如今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无论我再怎么懊悔再怎么羞愧都无济于事。而且我知道,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我对主爱的加深,随着我对真理越来越多的认识,这种懊悔、内疚和自责也会越来越强烈。因为,我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灵魂坠落,明明知道得救的道路和方法却不告诉他们。圣经告诉我们说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传福音,可是我一直在等待,等待自己感觉更属灵的时候,等待自己感觉良好的时候,等待其他弟兄姐妹一起来属灵气场更强大的时候……如果当初没有等候,如果当初没有怀疑,如果当初没有怯弱,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灵魂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会得救的吧,就算是不得救,至少对人对神我都存着一颗无愧的良心。然而……

后来,我一直都在想,究竟什么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又是什么最值得我花费时间和代价?我信仰的究竟是什么?一个不能带进生活中的信仰还是我的信仰吗?我拿什么才能换回那个已经失落的灵魂呢?!

直到现在,一闭上眼,我就会想起那个年轻却又失去生命力的女人,我就会想起那双流干了眼泪还在往外流悲伤的眼睛。他们站在阴间的门口,他们被死亡的锁链紧紧拴住,他们竭力挣扎祷告祈求那些不存在的“神”希望有奇迹发生……我就站在旁边看着,等着……我明明知道得救的方法,我明明知道哪里有光,我明知道哪里有道路和永生,然而我什么也没做,直等到一切的幻想和希望都破碎……我,真的悔恨。

我悔恨花了太多时间去祈求上帝,可是,我没有行动。
我悔恨花了太多时间去同情,可是,我没有去帮助。
我悔恨花了太多时间去挣扎,可是,我忘了那句“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传福音。”
我悔恨花了太多时间去工作、恋爱和准备将来,可是,我没有抓住眼前这最宝贵的机会拯救灵魂。

后来,我再想,究竟什么才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呢?是我的婚姻、是我的家庭、是我的成功、是我的健康、还是我的信仰呢?

后来,我想清楚,人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无论是有信仰还是没有信仰,这一世都到底短暂,天地都要废去,还有什么值得我去追求呢?!虚空的虚空!

最值得追求的不过是将来我可以站在那独一真神的面前接受那不朽坏的冠冕和荣耀!

共勉!

                               谢 玲

编后: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无论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抑或是我们身边的一些不认识的人……神会把这些人放到我们的生命中,我们的环境里,都不是偶然的,他要我们去告诉他们关于永恒的生命和国度,我们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要去活出耶稣基督的生命来,而不仅仅是让他们来信一个宗教而已,因为我们的神是到如今都活着的神,是真实的神。

我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亲人却一天天变老,在生活中,每一个下一秒都会有事情发生,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些事就突然发身在我们的生命中,所以,要珍惜和家人的关系,要去活出来让身边的人看到神的爱。

同时,有一些人我们不认识,神也是给我们机会去对他们说关于上帝的爱,不是我们是牧师、是领袖才可以去传讲神国度的事,也不是我们非要读过神学才可以说,不是我们人多才有能力做,而是在乎我们的神,他才是真正动工的那一位。若没有神,我们都算不得什么。所以,珍惜神放在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机会,就算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或许,我们一个简单的微笑。也同样能够鼓励到对方,那也是爱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