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见证—— 孙大信的“九死九生”

孙大信 “九死第一生” —— 耶稣亲临救他走出死亡:

       孙大信出生在印度教家庭,15岁时逼迫传道人,烧毁圣经,心中痛苦,在自家屋旁铁路上卧轨自杀,忽见室内忽有大光,以为起火,回屋一看,彩云满室,彩云中有光亮的人,面上充满慈爱,细细一看,见此人手上有钉痕,原来是他所反对的耶稣亲临。

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逼迫我?你要记得我曾在十字架上舍生为你。你刚才祈求正路,为什么不走上去呢?” 孙大信这时才知道拿撒勒人耶稣,不是历史上的过去人物,乃是神,是现在仍然活着的神!于是他在神的脚前下拜,从此他的生命彻底被改变,成了有神的生命、喜乐和奇妙的平安 —— 天堂已带入他的心内。拜了起身时,基督已不在眼前了,留下的是奇妙的平安,是不能用言语说出的…

孙大信“九死第二生”:

孙大先是拒绝了叔叔满大铁箱黄金白银珠宝,又再拒绝了国王高官厚禄的诱惑(想耶稣那样战胜了撒旦的试探一般),毅然背叛印度教,吃了被家人下毒的最后晚餐。

       且当天在隆冬夜深、寒冷刺骨中被赶出家门,宿于树下战胜了魔鬼再次试探, 心中就充满喜乐平安,如同进入天国。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入天国。” (毒发休克倒地,被送医院抢救, 医生觉得希望甚微。奇妙的是第二天早上他痊愈了。 )

孙大信“九死第三生”:

孙大信19岁时就试图第一次赤足入藏传道。当时他带的只是一张毡子和一本新约圣经,又只单凭理想,不知藏地岁时地理天气;时为严冬,藏地积雪十余尺,行路甚苦,以致入藏的目的未达而退。(一个19岁的孩子就要只身探险福音禁地西藏,十字架精神已在他里面生根!)

       念完神学院的孙大信年纪才二十出头,有一次在Thoria讲道,那里的人发觉他讲耶稣,因此将他赶出去。当夜他便宿在山洞里。那夜特别阴暗,甚至连星光都没有。到第二日醒时,见洞中有豹尚未睡醒,原来他是在豹洞里睡了一夜。本来豹是吃人的,但这豹没有吃他,反而做了他讲道的材料。第二天他到村中讲道时说:“人不接待我,豹反接待我,实在人还不如恶兽之有爱心!”

孙大信“九死第四生”:

在Kotgarh Barari附近的一个夜里,正要休息的时候,忽然看见村谷里有火把往来。孙大信对我说,这可能表示村里发现了斑豹。半夜之后,我听见有人行动的声音,我知道是孙大信下楼出门了,我起床向窗外一望,原来孙大信坐在树下,向谷中凝望。

       那是一个明亮美丽之夜,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一会儿,我看见孙大信右边有一个动物。我定睛一看,就看出那是一个斑豹。我受这一吓,全身软瘫麻木,口也叫不出声来。不久,孙大信伸出手来,摸摸那豹,好像摸狗似的,那豹也伸颈俯头受摸,正像一条狗。

孙大信“九死第五生”:

孙大信认为要在内心更和基督相像,就要像他一样在旷野禁食四十天。他到了一个山洞,为了容易计日起见,他在身旁放了四十块石头,一石代表一日,每日早上抛出一石,抛尽石堆即为四十日。他这样苦待己身,体力自然衰弱下去,灵魂却更清晰,更活动,更自由。

       在禁食约十二日后孙大信即衰弱到不能抛石,不能动弹,后来为一樵夫发现救起抬回。(他禁食所得的经验是:一、灵命可以离肉体独立,肉体停止活动时,灵命便越发越活泼。二、人的头脑只是灵的办公厅;人的头脑是琴,灵是奏琴者。三、无论什么事情,或饥或渴,或其他,都是对灵命有益的!)

孙大信“九死第六生”:

       孙大信在印度、锡兰、缅甸、马来亚、日本、中国一代到处讲道,像有电力一样。各处来听道者,有坐火车,坐船来的,也有走远路来的。每次聚会到会者常多到数千人,有时也有上万的,人多的时候,可到几万人。其中包括基督徒,佛教徒、回教徒、印度教徒,甚至天主教徒. 孙大信到仰光、新加坡、槟榔屿等地都开传道大会,听众的种族、阶级、言语各不相同,中国人、日本人、英国人、马来人、印度人,各样都有。

       有一日本教士问孙大信说:“先生如今还是游行印度,饥渴不得饮食,劳乏不得栖宿之所,像从前一样?”孙大信答道:“不然。如今到处受人欢迎,到处有人为我预备大房子住。人们听得我的名声,往往聚有好几千人前来听我讲道,大不像从前了!可这不是十字架的路。要行十字架的路还是到西藏。”

       孙大信放弃了在亚洲各国传道的名望与浩大事工和交通方便住房饮食良好条件,只身赤足奔赴艰难困苦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福音禁区西藏去传道。我们今天的牧师传道人,能有几人做得到? “孙大信定意在西藏冰雪中赤足而行,为的是要表现他坚强不拔的信心,以领人归向基督。” 1919 年 孙大信前往西藏。在16000尺到19000尺的高山上,呼吸困难,常有人死于血中,孙大信在没有人烟的高山冰雪中行走200多公里居然平安无事…

孙大信“九死第七生” —— 在他生死关头时,一群天使降临围在孙大信身边,保护他逃过死难:

       1921年他又去过一次西藏传道。一次他经过一个荒僻的乡村,村中的人对他极仇视,因此他无法入村,便在一个山洞里藏身。不久有几个村人手拿棍棒和石头,打算来抢他打他。当时他自分必死,就闭目祷告,把灵魂交给神。祷告后睁眼一看,见村人行近几步,忽然停住,又退了几步,彼此咕咕哝哝交谈,一会儿就走了。

       他就在那里过夜。第二天村人又来了,但手里没有棍棒石头。他们上前问孙大信说:“昨天晚上那些穿白衣站在你身边的人哪里去了?他们看来既不是印度人,又不像中国人,也不像美国人。”他答道:“他们都是天上的人!”那些村人于是求孙大信到他们家里去。他去了,对他们讲基督,他们都表示接受。

孙大信“九死第八生”:

       一次他在一个破屋里,当他睡醒的时候,发现一条蛇盘在他的毯子上,当时吓了一跳,立即跑开。少顷心定后,见大蛇仍然睡在毯子上,他便用手抖掉它。

孙大信“九死第九生” :

       一次他在一个小村中传道,大遭本地人反对,被喇嘛捉去锁在大森林的一棵树上,既不能动弹,又无饮食,树上的果子,可望而不可及;夜间又饿又冷,终夜不能合眼。他自分必死,心里非常懊恼,因为这样死法,无人看见,不能在人前为主作见证。到天快亮时,闭目稍睡片刻,醒来睁眼见锁链尽已脱落,而且面前有生果一堆,正可以充饥解渴。

殉道西藏:

       孙大信最后一次入藏,是在一九二九年;起程时是四月十八日,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起初的几年,人们还希望他尚在人间,只不过因为疾病或监禁,或其他料想不到的理由,不能和友人通信。后来就全无音讯,于是人们才起了种种猜测:或者在荒野敌不住寒风、毒蛇、猛兽,辞了人世;或者被喇嘛弄死,作了殉道者。那时印度政府也曾作一次探查的努力,虽然找不到确定的证件,但却得到一个驳不倒的结论:沙陀孙大信已殉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