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影响深远的问题

“我不相信有天堂和地狱!”这是传福音的时候常常听到的。可是,是否我们不相信,那个东西就不存在呢?当然不是,还要看证据。

不信的人於是说∶“你拿不出证据!你无法把天堂和地狱证明给我看,也无法把神证明给我看。所以我的不信是有理由的。”

听上去他的话有道理,可实际上,他的不信,也是没有证据的。他能拿出证据,证明没有上帝、没有天堂地狱吗?所以他的不信,也是盲目的。

假设赌局
既然大家都无凭无据,是否就不需要讨论“天堂”和“地狱”了呢?不是!平时我们常常在没有凭据、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做事,即使要付出很大代价,且不一定有成功的把握,我们还是要做,因为如果不做的话,後果更严重。讨论天堂和地狱问题,就属于此。

17世纪法国天才的科学家、哲学家帕斯卡尔(Pascal),在他名垂青史的巨著《思想录》里说,即使不能用有限的理性证明无限的上帝,人在“有没有上帝”这个问题面前,还是要相信有。因为理性虽然不能证明上帝,却能够计算出信或不信上帝的後果。

我们可以把这个假设成一个赌局∶

假如我们赌上帝存在,那就有两种结果∶
第一,最後发现上帝不存在,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那麽,这个选择就无关紧要。第二,上帝真的存在,那麽,我们就赢得一切。

赌上帝不存在呢,也有两种结果∶如果上帝不存在,那就无关紧要;如果他存在,我们就失去一切,永远沉沦。

因此我们所面对的,是50%赢得一切的机率,和50%失去一切的机率。我们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选择。另外50%都无关重要,不需计算。

相信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赌徒,在这种情况下,都知道该押哪一方。

天堂和地狱的问题,後果是如此严重,实在不容我们草率抉择,也不容我们不做选择。因为,最後只有“有”和“没有”两个可能,不做选择,就等於用实际行动选择了没有,最後还是要面对後果。

这个问题,不只影响到我们将来的结局,也对我们的现在有巨大的影响。帕斯卡尔认为,我们对永恒福乐有没有盼望,会影响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因为一切“行为”的价值,都是由“目标”决定的;一切“现在”的意义,都是由“将来”决定的。所以,如果天堂、地狱决定了我们最终的目标和最长远的将来,那麽必然也会影响我们现在的每一天、每一步。

“永恒先生”

本人居住的城市澳洲悉尼,有一个人,名叫亚瑟·斯特斯(Arthur Stace)。他曾因酗酒,沦落成流浪汉和街头恶棍。有一天,他走进市区的一间教堂,牧师刚好讲到人要思考自己的结局,赶快悔改。然後,牧师忽然对著前方,大声说∶“Eternity,eternity(永恒、永恒),我真恨不得让城中每一个人听见永恒这个字!你必须面对它∶你会在哪里度过永恒呢?”

斯特斯坐在靠门口的地方,感到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对他说的。特别听到那几声“永恒”,大为震撼,就在心里接受了耶稣作他的救主。

以後连续30多年的时间,悉尼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上,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出现用粉笔写的“eternity”这个字。於是寻找“永恒先生”,就成了许多警察和记者的业馀爱好。最後终於找到,就是这位斯特斯。

原来,斯特斯信主之後,生命完全改变,不但戒了酒,还成家立业。他盼望全世界都知道福音,可他没有文化,又生性腼腆,於是选择用这个方式,几十年如一日,一周4个晚上,出去写“eternity” 永恒这个字,希望唤醒沉醉和睡梦中的世人。奇特的是,虽然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但一写“eternity”,却立刻出现漂亮、流畅的字体。

如今“eternity”这个字已成为悉尼的标,常在澳洲重要场合和节庆日出现。“永恒先生(Eternity Man)”的故事,还被编成话剧、拍成了电影,成为福音大能的见证。

这就是永恒对今天的意义,这就是将来的盼望对现在的影响。

难怪《纳尼亚童话》的作者鲁益师(C. S. Lewis)说∶“基督信仰是一个宣言。这个宣言,如果是假的,无关重要;如果是真的,无限重要。唯一不可能的,是相对重要。”

所以,已经接受了这个“无限重要”的信仰的基督徒,就不能再过“相对重要”的平庸生活。

在永恒面前,在天堂地狱这个问题面前,我们必须谨慎地做出抉择——即使我们没有证据和理由,还是必须抉择。

可以信赖的依据

话说回来,相信有天堂和地狱,真的没有理由吗?

虽然我们现在无法把天堂、地狱端出来示众,但我们还是有足够的依据,相信有天堂和地狱,且比不相信更为合理和明智。

第一个依据

第一个依据就是人的道德良知。圣经说,罪人入地狱,乃是审判的结局,是对罪恶的惩罚,是出於神公义的诉求。

其实我们心中也有对公义的诉求。古往今来,无论什麽文化、民族、宗教,都有类似天堂、地狱的信念。虽然具体观念和描述不一样,可背後的道德诉求却是一样的。在人类内心深处,都知道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应该有最後的总结算,善行得到奖赏,恶行受到惩罚,即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假如公平和道德律从来就不存在於这个宇宙中,假如上帝没有把道德良知放入人的心底,人类怎麽会有这样的诉求?

而且,一个有道德性的宇宙,一个有公义审判的永恒,不是比一个没有道德、没有公平可言的世界,更理想、更合理,也更能够解释人类良心的诉求吗?

第二个依据

第二个依据,就是随著当代医疗技术发达,日益增多的“死而复生”经历。也就是那些在医学上被判死亡、经过抢救後复苏的人,对复苏前发生之事的回忆。

所有这类回忆都惊人地相似;他们都能看见病房,看见别人怎麽抢救自己,听见医生说的话,甚至看见只有从天花板的角度才能看见的东西。他们能穿越屋顶往外飞,经过隧道,看见光。有些人感觉像上了天堂,暖洋洋的;有些人像是下了地狱,非常恐惧(注1)┅┅

这些人的证词加在一起,虽然我们不能肯定他们经历的就是天堂、地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人除了身体,还有灵魂。人在身体死亡後,确实还有知觉和意识,而且有地方要去,不是哪儿都不去。

第三个依据

还有一个最强的证据,就是耶稣基督的复活(注2)。这个证据强过起死回生者的见证。因为那些人还可以不算是真的死了,但耶稣却是真的死了,然後复活。

有人说,没有人去过天堂或地狱,所以没法证明有天堂或地狱。然而,耶稣却是真的去过,又回来了。因此。他才是最有资格告诉我们死後情况的人,相信他的话也是最明智的。

必须面对的见证

在圣经里,耶稣多次提到地狱。圣经里有3个词代表“地狱”∶

阴间
第一个是“阴间”,是人死後灵魂要去的地方。“阴间”强调的,是与神的隔绝。

耶稣说过这样的故事∶一个落到阴间的财主,求天堂里的亚伯拉罕∶“可怜可怜我吧,打发那个拉撒路来,用指尖蘸一点点水,凉一凉我的舌头,哪怕只是这麽一点都好,因为我在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回答说∶“这可不行。你我之间有深渊相隔,我们这里的人不能过到你们那里去,你们那里的人也不能过到我们这里来。”(参《路加福音》16∶19-31)

一个人将来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是由他的现在决定的。现在不悔改的人,一旦去了地狱,就再也不能得到解脱,而是永远与神隔绝,永远在痛苦、黑暗当中。

地狱

第二个词,就是“地狱”。在耶稣的口中,地狱极为可怕。他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
耶稣还说∶“你瘸腿进入永生,强如有两苹脚被丢在地狱里┅┅你只有一苹眼进入神的国,强如有两苹眼被丢在地狱里。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因为必用火当盐,腌各人。”(《马可福音》9∶46-49)

“地狱”这个词,本指耶路撒冷城外的大垃圾堆,城里所有的垃圾,甚至罪犯的尸体,都倒在这里。所以耶稣用“虫”和“火”这些现实中的东西,来形容地狱里那种极度的痛苦,那种无穷无尽的悲惨和懊悔。

这也给我们看到,那些人之所以会落在地狱,是因为他们对神来说,是没有价值的,是污秽、可憎的。这样的人不适合住在天堂,只能像垃圾一样丢掉。

火湖

第三个词,是“火湖”。虽然这个词只在《启示录》中出现,却完全符合耶稣对地狱的描述。

火湖描述的,是末日审判的时候,魔鬼和所有敌对上帝的势力要受的刑罚。《希伯来书》说“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审判”(《希伯来》9∶27)。《启示录》说,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就是审判之後那些罪人的结局。所有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人,都要被扔在火湖里(参《启示录》20∶15)。

可见,地狱虽然可怕,虽然残酷,却是公平的。地狱并不是神给人预备的地方,而是为魔鬼和他的追随者预备的地方(《马太福音》25∶41)。如果有人落入地狱,一定是因为他们不事奉神,情愿事奉魔鬼,作魔鬼的使者,最後只好送他们去他们主人所在的地方。

天堂和地狱,乃是对人一生的总结和奖惩。天堂和地狱,就是要回应那个在公义的上帝里面,也是我们心里,对公义的诉求。

不可思议的救恩

既然天堂和地狱确实存在,那麽我们怎样才能上天堂,而不是下地狱呢?根据耶稣的说法,在那审判的日子,“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翰福音》5∶29)但怎样才算是行善,怎样才算是行恶呢?

标准为何

本人从小就觉得∶好人应该上天堂,坏人应该下地狱。但我不能肯定的就是∶我到底要多好,才能上天堂?到底要多坏,才会下地狱?好人跟坏人中间的线,应该划在哪里?

长大後,更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是那麽黑白分明,还有灰色地带。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假如神要审判,根据什麽标准呢?

我想,应该不会根据我们人类自己定的标准。一是我们会把标准定得很低,以确保自己上天堂,结果就是把天堂变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二是,人的标准常常变化。就如20年前如果男女之间产生了暧昧关系,一曝光就会变成过街老鼠。20年後,这却被称作“艳遇”了,还有人羡慕呢。

所以,神一定不会根据人的标准,而会根据他自己公义、完美、永恒不变的标准。

圣经说得很清楚,根据神的标准,世界上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没有行善的,连一个都没有(参《马罗书》3∶10-12)。没错,“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可是,世上没有一个行善的,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满足神的要求,因此都该被定罪,都该下地狱!

幸好,人能不能上天堂得永生,不是靠自己的行为,而是靠上帝的恩典。这恩典源於上帝的爱,成於耶稣基督的救赎——神让他的爱子,那个唯一没有犯过罪的人,耶稣基督,承担我们所有的罪,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承受神公义的愤怒,吞下地狱的全部痛苦,好让我们可以脱离地狱。

怎样得到?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这份恩典呢?只要我们悔改,承认自己的罪,接受耶稣做我们的主,我们就能罪得赦免,得享天堂的福乐。将来,在那个圣洁的新天新地里,神会与我们同在。他会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参《启示录》21∶1-4)。

这是一条多麽宝贵,多麽容易的得救之路!可这又偏偏是世界上最受忽略的路!忽略的结果是什麽呢?“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帖撒罗迦前书》5∶3)耶稣也说,挪亚洪水的日子怎样,他再来审判的日子也怎样,“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路加福音》17∶27)也就是说,在大难到来之前,人们“马照跑,舞照跳”,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就算意识到也不加理会。

按帕斯卡尔的比喻,这就好像我们明明已经被判了死刑,现在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提出上诉,许多人却宁愿在那里打牌,看著时间一天一天过完。人类在永恒面前的麻木、刚硬,实在是不可思议。

罪无可逃

美国18世纪大觉醒运动的领导者、布道家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在他那篇点燃了复兴之火的讲道《落在愤怒之神手里的罪人》中,提出这样的警告(大意)∶

“不要以为你不会去地狱,曾经有很多的人也像你一样,以为自己一定不会去地狱。有无数的人也曾在心里盘算,觉得自己还有时间,还可以在世界上自由放任够了再悔改不迟。也有很多人觉得自己应该算个好人,觉得自己的功过应该可以抵消,上帝应该不会计较他的罪。
“可是当他们还以为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就忽然临到他们。这些人现在正在地狱里呼叫,他们要永远在那里受痛苦,永远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他们要昼夜呼号,永远懊悔,永远痛苦,永远离开神的荣光。他们所渴望的,哪怕只是小小的一点解脱,一点安慰,也不能得到。”

爱德华滋又说∶“即使在现在这个时刻,那个托住你、使你没有立即掉到地狱烈火里的唯一的原因,也是上帝的恩典,因为上帝怜悯你,还在给你机会悔改得救。如果上帝不留你的话,无论是你的健康、聪明、善良、家庭、未竟的事业,都不能把你留住。假如你忽略这麽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但愿我们都严肃面对自己灵魂归宿的问题,更愿我们在耶稣基督和他所赐给我们的永生面前,不再抗拒,不再拖延,而是用柔顺、谦卑的心领受,使自己早日脱离地狱的审判,得享天国的福乐。

注∶
1. 最有代表性的资料,当属美国心脏科专家罗林医生所著《生死之间》一书。
2. 耶稣的复活,是不能够否认的历史事实。因为亲眼见到了复活的耶稣,原先胆怯的门徒,差不多一夜之间,就变成勇敢无畏的见证人甚至殉道士。就算死,都没有一个否认耶稣复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