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人”到真罪人(一位“玄学大师”、化学博士的见证)

快五十岁的人了,怀旧的时候越来越多。最近就对我怎样成为基督徒的历程进行了一点反思。

最开始我是一位长在红旗下,怀有共产主义理想的少先队员。上高中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不光对信仰产生了怀疑,还对人生产生了诸多疑问,比如“我是谁?我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诸如此类被无数人问过又没有标准答案的“老掉牙”的问题。大多数人可能只是走走形式,意思意思就把这些问题抛在脑后了。我不幸掉进了“泥坑”,陷在这些问题里出不来了。结果用脑“过度”,从88年(我大四)暑假结束到年底,我基本处于一种身心崩溃的状态,当时的感觉就是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恐惧和极大的孤独之中,如同在“地狱”里,“活着”成了一件极痛苦和困难的事情。我们学校每年都有跳楼的,我当时就想,难道现在轮到我跳了?但我委实不甘心就此灭亡。都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人生也曾经有非常快乐的童年时光,但为什么长大了,“懂事”了,却活不下去了呢?我决心要活下去,就开始拼命从传统文化里寻找“救命稻草”,易经,道德经,佛经之类,都被我拿来充当救命稻草。最后自悟出一套我称为“玄学”的东西。自己觉着“得道”了,身心也貌似“安定”了,开始在学校(科大)里宣传“玄学”,并自称“真人”。后来觉着学校的环境还是不能让我全身心的“修道”,于是计划出家。最后因着室友“告密”(给我父母发电报)的缘故放弃。

我这个“玄学”的核心要义,其实就是相信自己“精神”的力量,是一种“自我”崇拜(有点儿像尼采?)。从“无我”开始,又演进到“我心即宇宙”。试图把佛道儒的相关成分给揉和到一起,但归根结底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我自以为得意,一直到出国后近距离接触基督教。

出国前我没有去过教会,但买过一本圣经,看了第一页就扔到一边去了,就因为这句话“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我当时就想,原来基督徒所信的神是一个有类似人的“形体”的神,这显然不如我们中国人的大而无形,玄之又玄的“道”来的层次高。证明了我原来就有的一个印象:西方物质文明发达,但精神文明显然不如东方文明。所以我后来没再把基督教放在眼里。

其实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并没有要出国的想法。我觉着我的“事业”在中国,就是继续搞“玄学”,通过“玄学”融合中西文化,为中华文明的新生做出自己的创造性的贡献。想法很狂妄!不过做法还不是太出格,我还是知道先得把该做的“俗务”(如工作、成家等)做好了再利用业余时间搞玄学。这么折腾了几年之后看不到在“玄学”事业上取得突破的希望,而周围的同学同事纷纷下海或出国。我这个伪“真人”也越来越把持不住,干脆俗到底,也赶一次出国的时髦。于是考托考G又一番折腾,在96年被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录取。

到美国后别人请我去教会,出于礼貌和好奇,我去了一段时间。我愿意去教会也是因为有这样一种想法:一个号称要融合中西文化的人,怎么也得对西方文化的一个重大源头和主要成分—基督教有起码的了解吧。去教会不久我就发现,我原来对基督教有重大误解:圣经里的神并不是一个有物理“形体”的神,正相反,神是一个肉眼所不能见的“灵”。一切有形的东西,包括空间时间,都是神所造的。神的“层次”绝对超乎人的想像,因为人也是被神造的,如同人也造出各样的物件。神和人的差距就如同人和人所造的物件的差距类似。

所以人凭着自己的“智慧”绝没有可能认识“真神”的面貌。那么圣经里对神的描述是怎么来的呢?这是基督信仰的第一条核心要义:圣经里所描述的神,是神主动向人启示的结果。犹太人是神起初所拣选的一个族群(因为犹太人的始祖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神通过犹太人把他自己和他的救赎计划启示给人类,为的是把因着背叛神而沦为宇宙孤儿的人类重新领回到神的家中,让人能够“出死入生”,“出黑暗入光明”,结束在没有指望的人生道路上漂泊流浪的日子。

神的救赎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是派他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经童女怀孕生子来到人世间(即圣经所说的“道成肉身”),将福音启示给人类,并甘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以担当人类的罪,又在第三天复活,以显明他神子的身份。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另外还弄清了“罪”的概念:神造人的心意是要人过以神为中心的生活。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组成我们身体的化学元素都来自于“尘土”),又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人就成了有灵的活人。人通过神赐的“灵”与神联接,就能体会神的心意,过以神为中心的生活,也就没有“罪”和“死”。但人类始祖选择了违背神的旨意(人有自我选择的能力),要过以自我为中心远离神的日子。这就是“罪”了,“罪”就是偏离神的心意,“罪”就是不要神。不要神是人的“罪性”,而人种种思想和行为上的“恶”则属“罪行”,是“罪性”结出来的果子。罪使人与神分离,罪的工价就是死。所谓死,就是人与神的分离;所谓生,就是神与人的同在。

搞清楚了基督教基本的教义,我最开始的态度并不是要信;相反,我选择了逃避。我这么一个“得道”的“真人”,怎么能轻易成为基督教的俘虏呢?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于是我就以功课忙周日要补觉为借口,脱离了教会的“纠缠”,想再重返过去的“清静”。但我发现,当我接受到这些基督信仰的信息之后,我原来因搞玄学而得到的内心“平静”已经被打破了。我好像每天都要面对耶稣基督来反省自己:你觉着你“得道”了,你觉着你就是“神”,那耶稣是谁呢?耶稣已经拯救了无数世人的灵魂,你这号称要救国救民的,你能救得了你自己吗?

我发现已经不能再把耶稣从我心中拿掉。我认识到我的所谓的心灵“平静”也是很脆弱的,是挣扎不断的。我内心深处仍然是极度空虚,我所谓的“得道”也不过就是玩玄弄虚,甚至是故弄玄虚。我称自己是“君子”,是“真人”,好像已经超凡脱俗,实际上是个仍陷在罪里不能自拔的“真罪人”(刚来美国不久我就迫不及待地去找色情杂志和录像“开眼”)。面对耶稣基督,我越来越感到玄学的虚幻和空洞,感到自己灵里的黑暗和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我不是也一直盼望有一位神吗?并曾在一篇玄学文章里记录下这样的心灵呐喊: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让我投入你的怀抱吧!让我们一起达到永生!

但我仍然不愿意信。在我来美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内心深处的挣扎和纠结达到顶点。一方面,我感受到一种仿佛是来自神的召唤,让我这个一直在漂泊流浪的“宇宙孤儿”一般的灵魂早点儿回家;另一方面又不愿放弃我多年的心血和骄傲—“玄学”。这个时候我开始强烈地盼望我的妻子和女儿来美,或许家庭的温暖能让我摆脱这种纠结。我这么坚持着,盼望着。还好,没有几个月,在来年的三月我妻子和女儿就顺利来到美国。但我很快发现,家庭的温暖并不能成为灵魂的港湾,心灵深处的孤独和空虚是家人所触摸不到的。我似乎又一次陷入绝望的境地(上一次是搞“玄学”之前)。

但这一次绝望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我是感到一个人要孤独地面对整个宇宙。而这一次有耶稣基督站在我的面前。上一次我盼望但看不到上帝的存在,而这一次有耶稣基督在向我发出呼唤:我有永生之道,你为什么还不来信我、跟从我呢?

是啊,我已遭遇真神,为啥还要死要面子活受罪地硬着颈项不敢去面对他,不愿去承认他相信他呢?神已经向我伸出他的拯救之手,我只要把我的手伸出来,去抓住神的手,就能脱离苦海,回到造物主的怀抱。那就让我跨出这“信”的一步吧!

我终于愿意降服在主耶稣的脚前认罪,并乞求他的拯救:主啊!我是个罪人!我以前不认识你,我把自己当成“王”,当成“神”。我自诩为“真人”“君子”,但内心实在龌龊不堪,嫉妒、仇恨、淫秽、骄傲等等念头不断,实际上是个“真罪人”。我自己是个瞎眼的人,却还试图为盲人领路,想用“玄学”去救人,这是把人往坑里带。主啊!你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独一的真神!你道成肉身,你这无罪的成了那替罪的羔羊,为救赎罪人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以彰显神的大爱和公义。罪的工价就是死。主啊!我这个罪人就是个死人,我灵里有极大的空虚和黑暗,经常觉着自己就是一具为活而活的行尸走肉。主啊!我愿意信!求你救我脱离这罪和死的辖制吧!

在1997年5月(我来美还不到一年)的一次布道会上,当我听到讲员(冯秉诚)呼召愿意信的人请举手时,我举起了手,跨出了这“信”的一步,从此成为一名基督徒。

从那时到现在,十七个年头过去了。回顾我信主的十七年和人生的四十七年,我要说,我十七年前决志祷告的那天是我生命的最大的转折点。我确确实实地得救了,曾经紧紧缠绕我的空虚、黑暗、恐惧和孤独已经离我而去,从主而来的平安、喜乐、盼望、满足常在我心间。“永生”并不是个抽象的概念,当我牵住主的手,就已经在地如在天,就已经在这“永生”之中。主耶稣,愿你的慈绳爱索一直拉着我,我就不离你的左右,一直到永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