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末日】“末”了和“未”了

從聖經的記載,我們看到當主耶穌第一次降生的時候,最先迎見祂面的是三種人:野地裏的牧羊人,耶路撒冷的聖殿裏的老仆人西面和使女亞拿,以及不遠萬哩從東方來朝見祂的幾位博士;
而一開始對祂抱反對、冷漠、恐慌態度的也是三種人:代表敵基督的希律王,代表假基督的祭司及文士,以及聽到消息就心裏不安的“耶路撒冷合城的人”。
由此而來,我們可以預見,當人類進入主耶穌第二次再來的非常時期,真正願意和能夠認識和接受主來日子真相的,相對也是三種人:離開“基督教”進入基督,真心跟隨主走十字架道路的門徒,傳統教會中對主始終忠心如一的仆人和使女,以及願意追求神的真道,特別是對東方文化素有研究的“外邦人”;
反之,持敵對、冷嘲、懷疑態度的也是三種人:政治上與撒但同穿一條褲子的掌權者,宗教上離不開被名利地位誘惑的追逐者,及一聽到風吹草動就膽戰心驚,草木皆兵的無知隨波逐流者。
這是身處末日的階段,真正的基督徒如何區分“敵友”的一道無形的分界線,值得借鑒。
此外,有一點必須指出:自從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有關祂要再來的日子,約兩千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在推算這個聖經明言沒有人知道的“那日子、那時辰”。結果一次又一次“預言”的落空,使之帶上了濃厚的“狼來了”的味道,成了不信之人嘲笑的話柄,也成了信徒的一種迷惑。以至,明知“狼”是一定會來的,但卻越來越多的人不敢去碰末日的話題,更別說深入了解一下那無人知道的“那日子、那時辰”,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特別是在聖經上,保羅確實提到“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帖前5:2)。從而,不少信徒就覺得,這個“賊來的日子”,既然事前無法知道,那自然也就不必花時間和精力去做無意義的探究了。
然而,卻少有人注意到,保羅緊接着又說了這樣的話:“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裏,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帖前5:4)換言之,保羅的真正意思是說,把主來的日子當成“賊來的日子”,實際上是指着那些不信,或中了撒但“難以相信”的迷魂藥之人說的。反之,如果你是一個已經信了主的“弟兄”,就不應該對此日子毫無認識,也錯誤地把之當成“賊來的日子”而懵懂無知。
尤其是,當我們來到了快跨進最後一七的門坎——2016年的節骨眼上,縱然我們不知道,也沒有必要尋求不可能知道的“那日子、那時辰”,但神的旨意絕不會讓真心尋求祂的人,一直落在茫茫不見光的黑暗中,甚至於腳就快碰上了最後一七的門坎了,自己的心裏卻任何一點感覺都沒有。
想一想,連對猶太地毫無認識的東方博士,神都能用天上的星引導他們找到了基督,何況被聖靈澆灌和充滿的基督徒,怎麽可能對主來的日子的認識,比世人在瞎猜、亂想瑪雅預言的20121221,來得更可憐呢?
有兩個字,一個是“末”;一個是“未”,這兩個字的筆劃是完全一樣的,只是其中一長一短的二橫,所在的位置不同而已:當上橫比下橫長時,此兩劃本身不是什麽字,也就是什麽都沒有,什麽都不是,結果就構成了個“末”字,意思就是一切都看不見,一切都看錯了,自然也就一切都“完”了。
而當二橫中的下劃比上劃長時,它是個“二”字,構成了“未”字。數字“二”帶有分別的意思。也就是說,若你是一個信了耶穌,被神從世界中分別出來的人,那麼,對所謂世界末日到來的看法,就不是像外邦人一樣,膽戰心驚地一步一步邁向黑暗、恐慌的未知;恰恰相反,它的到來乃是歡天喜地迎接一種美好未來的開始。因爲,不管是有份於頭一次復活的聖徒,還是有福進入千年國度的信徒,未來光明的前途,都是令人歡欣鼓舞的。
在下來的日子裏,不管你在大災難期碰到什麽樣的問題,請記住,如果你是一個屬於未來、天上的人,千萬不要與消極悲觀的“末”了挂鈎。只要神安排你活在地上的年日還未了,就盡管坦然無懼地活下去。好好地珍惜、利用這一段未了的日子。可能,這正是神磨練、造就成熟的門徒,使他們能加入頭一次復活的行列;或者是神給予末日信徒“補課”,最後得以進入千喜年的難得機會。
如果一個人被吊在半空中,既不能上,又不能下,那叫作“卡”。對任何一個曾經來到地球上落腳的人來說,實際上人活着的一生,都是在被“卡”中渡過的。
因爲,從終極的立場上來看,人的最後歸宿之處,不是上(天堂),就是下(火湖)。
而當主耶穌還沒有再來之前,嚴格地說,每一個人都是處於被“卡”的位置,直到人類復活的那一天,才真正從“卡”中被釋放出來,而找到或“上”或“下”的最後歸宿。
千萬不要作一個在末日被死死卡住,最後被扔下火湖的人;未來只屬於所有從“卡”中被主耶穌釋放出來,而永往直上的人。
需要知道的是,我們是懷着沈重的心情寫這本書的,一點都沒有“這次總算知道了”的快樂感。也許,是聖靈讓我們想到,多少人看到這些“難以相信”的信息之後,一定不信而一步一步地向火湖靠攏。這種愛莫能助的悲嘆,包含着更多的辛酸。
最後,讓我們來聽聽《難以相信的預言》這本書,所提到的一位法國數學家和哲學家說的一句話。他說:“若你不相信有神,而祂卻存在,那就麻煩了;若你相信有神,而祂並不存在,那沒問題。”
也許,借用這句話,我們最低限度可以這麽說,如果你相信這本書的信息,而未來的事實卻並非如此,那你實際上並不失去什麽,就盡管沒有問題地繼續過你的日子好了;如果你不相信這些有關末日的信息,而未來確有其事的話,那你下來的問題可就大了。
願本書的信息,能幫助你解決生命如何在永恒中存在的問題; 同時也祝你在未來的日子裏,無論世界上發生什麽變化,你都能靠着神的恩典沒問題地渡過每一天,直到坦然無懼地迎見獨一真神——耶穌基督的面。
末了,再告訴你一個“爆冷門”的信息。你是不是覺得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的瑪雅預言已經“失靈”了?實際上,就像人以爲諾查丹馬斯所發的有關1999年7月的末日預言也“失靈”了一樣,我們幾乎也同樣也分不出瑪雅預言是“敗筆”還是“伏筆”。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個美國科學家採用了一種算術圖表方式來分析《易經》,並將其轉換成一張時間年代表,最終形成一張曲線圖,居然與人類4000年的歷史相吻合。但最出人預料的是,此一時間線在一個特定的日子結束,那就是2012年12月21日上午6時正,恰好與瑪雅預言所提到的日期不謀而合。而這位科學家,甚至於事前自己並不知道有瑪雅預言這碼事。
雖然今天我們都看到,這兩個來自不同源頭,卻指着同樣一個日期的預言,看來好像都通通“失靈”了,但是,我們說過,凡來自神的啓示都離不開雙重見證的原則。由此而來,我們就不能不思考這個如此明確的雙重見證,在其精確卻不“正確”的數字後面,究竟埋下了什麽“伏筆”,隱藏了什麽有關末日的奧秘?
我們細看一下就發現了:如果把20121221這幾個數字按“各從其類”的原則數算一下的話,就可以看到裏面的自然數是4個2和3個1。若把2和1撇開不管的話,就只剩下那我們一直提到的數字43。前面已經說過,數字43是聖經上沒有出現過的數字,它代表人類歷史上一個空前絕後的轉折點。由43分解出來的20 + 23和末日時段的終點站——2023又連在一起了。

而且,若你把2012年12月21後面,那個“上午6時正”中的6也算進去的話,在201212216這組數字中,若相同的數字只當作一次算,2016是不是就一目了然地擺在你的眼前了呢?
由此而來,你就可以看到《易經》和瑪雅預言,恰好一前一後地指向2016—2023此一“世界末日”的時段,而不是一個時間點。
再一次,神用雙重的見證宣告了祂的信實:主耶稣降臨的“那日子、那時辰”,是沒有誰能夠知道的;但祂降臨之前那段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大災難期,卻不但是可聽、可見、可摸的,而且已經近在咫尺了。
也許,你從來沒有想到,這些重大預言的“謎底”,竟然是用如此簡單、靈活的方法,在不違背聖經原則,及人之理性思考的前提下被解出來的。甚至於,讓你又再一次落到“難以相信”的試探中。

本文节选自《梦醒方知危》 – 此书是神道出版社一共9本末日系列丛书的合一单行本,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登陆http://theologos.net/b5/zh/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