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末日】如果最後時段“失算”了又如何?

到此爲止,我們算是比較清楚地看到了一段人類走向世界末日的路,它大概從2016年開始,接着,2017、2019這兩年都是重大的轉折點,直到最後的2023年,無論實際情形如何,在理論上就算是到了這段路的終點站了。
當你看完了以上的信息,不知頭腦裏是否想過這樣的問題:如果到了2023年,碰到了末日的“底線”,而這個世界仍然是鳥語花香,和風細雨地存在着,那又該怎麽解釋,接下來又如何呢?
首先,要說明的一點是,本書並非所謂“耶和華如此說”的先知預言,我們只不過是綜合了諸多有關末日信息的資訊,剖析、鑒別了這些資訊帶給人的幫助或教訓,從而客觀地提出了以上所述的觀點和意見。
從總體的角度來看,2016—2017—2019—2023這一條代表一段時間,包含了幾個聖經預言數字的七年時段是相當明確的。它讓我們清楚地看到所謂末後一七的概貌。所以,人類歷史從2016年開始進入歷史重大轉折點的階段,可能性是相當大的。
下面,我們再跟你講一下幾組與2014有關,頗有意思的數字:
如果你翻開今年的日曆查一下的話,可以發現這樣一個奇觀:2014年的4月4日、2014年的6月6日、2014年的8月8日、2014年的10月10日、2014年的12月12日,這5個“偶雙同數月日”毫無例外,都通通落在星期五。
數字5與造物主和受造者之間的關係相聯,這種關係可以是正面和正常的;也可以是負面和不正常的。這引人注目的5碰在一起,表明接下來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必定會産生激烈的碰撞。

在爲你揭開其中的奧秘之前,首先有一個問題必須跟你講清楚。當所羅門死了以後,原來由大衛一手締造的統一王國,分裂成以色列國(又稱爲北國)和猶大國(又稱爲南國)。這兩個國雖然表面看來,用的是同樣的猶太曆,但實際的曆法計算卻不一樣。北國的新年正月叫“尼散月”(相當于陽曆的春季);南國的新年正月叫“以他念月”(相當于陽曆的秋季),兩者相差大約半年。換句話說,當南國的猶大人還在過住棚節的時候,北國的以色列人卻已經跨年在過逾越節。
由此而來,你就可以明白,爲什麽1月14日的逾越節後面,還跟着7天的無酵節,直到1月21日結束;而從7月15開始的7天住棚節,後面還要多帶一個“大日子”,直到7月22日才結束。因爲,這兩個節期是前後遙相呼應的,只不過是兩種不同的年曆算法,而造成了在21日和22日之間這相隔1天的“時差”。
換句話說,你把1月14日的逾越節,當成7月15日的住棚節第1日看待,並沒有什麽不妥。
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不難揭開以上所看到的幾組數字的奧秘了:
首先,你看一下以下簡單的運算:
2014年的4月4日 ⇒ 2 + 0 + 1 + 4 + 4 + 4 = 15
2014年的6月6日 ⇒ 2 + 0 + 1 + 4 + 6 + 6 = 19
2014年的8月8日 ⇒ 2 + 0 + 1 + 4 + 8 + 8 = 23
2014年的10月10日 ⇒ 2 + 0 + 1 + 4 + 1 + 0 + 1 + 0 = 9
2014年的12月12日 ⇒ 2 + 0 + 1 + 4 + 1 + 2 + 1 + 2 = 13
前3個和數,就像以前我們所說過的,15、19、23可以視爲2015、2019、2023的縮寫,它們與我們爲你解明的末日時段——2016—2019—2023,只有其中的2016與2015有一年之差。然而,上面已經爲你解釋了猶太曆的兩種不同算法,可以引起1天的“時差”,所以你若把2015視爲2016,兩者不就沒有沖突了嗎?

而最後的兩個和數9和13,它們相加的結果等于22,不但落在2016—2017—2019—2023此一時段之中,而且,22和23又相碰了。前面我們已經提過,你可以把數字22用在與頭一次復活有份的聖徒身上;而把數字23用在進入神在地上的千年國度的百姓身上,可見它們的並駕齊驅並不偶然。
另外,你是否發現,在2014的5個“偶雙同數月日”中,唯獨少了2月份?如果你把5個雙數月的月、日數字加在一起的話,可以得到:
4 + 4 + 6 + 6 + 8 + 8 + 10 + 10 + 12 + 12 = 40
若把2014年2月2日,那個落在星期天(基督徒稱之爲“主日”)代表主耶稣的2加進去的話,40 + 2 = 42 = 20 + 22。
前面說過,數字45 = 22 + 23,它把有份於人類頭一次復活的聖徒,及蒙神的恩典進入千禧年的人都包括進去了,數字22代表的是第一種人。
同樣,42 = 20 + 22中的22,也是代表有份於人類頭一次復活的聖徒。同時,它也跟獸與外邦人逼迫聖徒的42個月緊連在一起。如今,那42個月還沒來到,但2年後我們可能很快就要與它見面了。若從2014年算起,算到兩年之後的2016年,是不是又回到2016—2019—2023這一末日時段的起點?
還有,以上所提到的5組數字,都落在星期五,這使我們油然而生地想到了主耶稣被釘十字架的那個星期五。傳統上都把它稱爲“好星期五”(Good Friday),因爲主耶稣那一天藉著在十字架上的死,成就了神救贖了人類的大恩;但就主在被釘十字架時天昏地暗的狀況而言,實際上也是聖靈在提醒我們,主耶稣在“好星期五”爲信祂的人帶來了救恩,而末日信祂的人,也免不了要經歷“黑色星期五”水火般的洗禮。
前面我們已經說過,逾越節是可以與住棚節連在一起看的,如此說

來,今年——2014年,就相當是進入逾越節,或住棚節的第一天了。
無巧不成書的是,在今年的陰曆之中,出現了很罕見的閏九月(上一次出現閏九月的年份是1832;而下一次閏九月的出現則要等到2109年)。需要知道的是,猶太曆的住棚節相對於陽曆的9、10月,剛好是與今年的九月及閏九月相對的時段。
如果你明白逾越節可以與住棚節連在一起看,就像閏月緊跟着前頭的本月一樣,那麽,今年罕見的九月與閏九月一起出現的事實,揭示了這一點:當2014的逾越節和住棚節連在一起時,未來必定有罕見的大事要發生。如果你還記得上面所提到的數係是怎麽一回事的話,那麽,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下一次閏九月要出現的年份是2109,它與很快就要到來的2019同屬一個數係,而2019又是2016—2019—2023這個末日時段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由此而來,你就應該明白,這些看似巧合,卻不偶合的數字都碰到了一起,無非是神藉着無可推委的數字在告誡我們:主耶稣來的日子,真的是越來越近了!
如果再結合一下中國古老的《易經》,你可以驚訝地發現,神放在人類各種文化中的啓示,是何等地一致與和諧。
《易經》中共有64個卦,這些與卦名連在一起的數字,與聖經的數字、數根和數係,及希伯來字母,都有着密切的關系,甚至於必須透過聖經的整體觀念,我們才能真正明白64卦的含義。這些,都是一直在探究《易經》奧秘的人,從來沒有想過和聽過的事。
如果你是一個基督徒,看到這裏可能心裏會想,怎能把《易經》與《聖經》扯到一塊呢?是的,我們理解,世俗人用于問卜占卦的《易經》,一向以來是一塊基督徒望而生畏的“禁地”,生怕“違規亂法”;其實,我們也絕不提倡信徒效仿世人走偏道,從事任何看相算命,摸牌交鬼的勾當。
然而,《易經》在民間上千百年來成爲問卜占卦的工具是一回事;

它的價值並不侷限於占卦,其中隱藏了不少與人類有關的奧秘啓示,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主耶稣再來的前夕,若聖靈幫助我們用《聖經》來透視《易經》,讓我們更深刻、明了地認識末日的真相,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着這樣的緣故,我們推薦你閱讀“末日信息叢書”的第七本——《易經中的末日信息——用聖經透視易經》,這是一本值得你放心一讀的書,因爲它與占卦之類的東西一點都不沾邊。
以下這些與世界末日有關的簡單信息,就是從這本書“抽”出來的,它們與《易經》中的第16、17、18、19及23卦的內容有關。
簡而言之,《易經》的第16卦叫豫卦,“豫”的意思是指“象之大也”。現在不少追求靈恩活動的人,不是開口閉口就喜歡講“異象”嗎?所謂“象之大也”,就是說這個“異象”可真夠大了。因爲,它是專門講打仗的,又與耶稣降臨的日子連在一起,能不大嗎?
《易經》的第17卦叫隨卦,“隨”帶有“從之而來”的意思。照卦辭的內容,是指出將有重大的事件發生,成爲時代的一個新起點,而且,這一重大事件的發生,是在“無咎”——即在人照常吃喝玩樂,完全出乎於人意料之外的時刻來到的。
《易經》的第18卦叫蠱卦,“蠱”原來的意思是指器皿中的食物腐敗生蟲,後來就引申爲“誘惑、迷亂、過失”之義。蠱卦爲我們生動地描繪了一幅人被誘惑的圖畫:上面是山,下面是風。試想一想,當風被擋在群山之下,團團轉而找不到出路的時候,那會是怎樣的一種狀況?這與蟲被關在器皿之中圍繞着腐敗的食物你爭我奪的混亂狀況,是同樣的性質而表現有所不同罷了。
值得一提的是,18 = 6 + 6 + 6,三個6並連的666,讓你清楚地看到所謂的666,實際上就是指着末日所有被撒但迷惑和牽制的人。這一批又一批的666,在大災難期爲着逃生保命、明哲保身,面對着獸的殘酷迫害,就會像在團團轉的混亂中找不到出路的“蟲”,最後一個個掉進撒但早已挖掘好的拜獸、拜獸像、受獸印的陷阱裏。

當魔鬼使用軟硬兼施的手段逼人就範的時候,不難理解,多少人就會像飛蛾撲火一般,被拉扯着上了開向火湖的“快車”。而所有拜獸、拜獸像、受666獸印的人,其下場正如《啓示錄》明白指出的, “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啟 14:11)
《易經》的第19個卦叫臨卦,顧名思義“臨”就是“降臨”的意思,它當然是指着耶稣的第二次降臨而言。而且,在它的卦辭中明明白白地指出“至於八月有凶”。數字8與復活有關,縱然我們現在難以探究這“八月有凶”的底細,但卻明白當人類第一次復活到來之時,能不與“凶”的魔鬼爭戰麽?
《易經》的第23個卦叫剝卦,就是連山帶地都被剝得幹幹淨淨的意思,淒涼的景象可想而知。如果你把之與神的末日大審判連在一起,畫龍點睛般就把整一幅末日的圖畫給點活了。
爲什麽我們要提到這5個卦?因爲16、17、18、19、23恰好是2016、2017、2018、2019、2023的縮寫。它們都落在2016—2017— 2019—2023末日時段上。
特別是,像《易經》的第18卦——蠱卦,這樣形象而生動地把大迷惑描繪成一幅,好比“蟲”一樣地你爭我奪的圖畫,實屬難得。
而且,第16、19、23這三個卦的卦名或卦辭,不必多加解釋就一目了然地把人類進入末日時段後的的狀況,事先作了簡明扼要的預告:2016年——用一個“大”字,就生動地描述了耶稣再來,必有大事發生,必有大戰要打的“大象”;2019年——用一個“凶”字,就把一切將要發生的事都包括在其中;2023——用一個“空”字,就爲剝得光光的末日大審判作結語。
無論如何,從以上略略提到的幾個卦,與2016、2017、2019和2023等數字的關系,你大概已經看清楚,《易經》完全可以與末日的信息挂上鈎。因爲,神可以使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爲相同、相通的末日預言的內涵作見證。

而對《易經》頗感興趣,或素有研究的人,我們盼望你可以藉着此信息,及認真閱讀、思考《易經中的末日信息——用聖經透視易經》這本書,從中領悟到唯有回到聖經,才能最後遇見神,就像當年那幾位東方“博士”(希臘原文是指“占卜長”),不遠萬裏從東方到猶大地尋訪聖嬰耶稣一樣。
神不在乎你過去曾是一個怎麽樣的人,做了什麽樣的事,祂所關心的,是你能否明白,《易經》上的第15個卦——謙卦,爲什麽會被公認爲64卦中最吉利的卦。因爲,一個人唯有聞過則喜,真的認識到自己是一個該死的“囚犯”,謙卑地來到神的腳前誠心悔改,吉利的生命和生活才有了正確的起點。
由此,我們以爲2016—2023這條末日時段是有依有據,相當客觀的,而且符合當前我們所面對的現實狀況。當然,由於人的有限性,無法與神的無限性相比,所以我們並不排除“失算”的可能性,就像保羅所說的:“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甚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 8:2)
如果邁進了2016年之後,直到2023年,人類還是照舊吃喝嫁娶,平安無事的話,那我們只能進一步坦認聖經話語的奧秘是人所無法吃透的;或者說神寬容人,不願有一人沉淪,而一直把審判的日子延後的大愛,是我們無法理解的。那麽,就讓我們更加謙卑地伏在主耶穌的腳前,好好地學習改變自己吧。
如果說,進入了2016年以後,直到2023年,這個世界一直沒有什麽重大事件發生的話,那麽,現在活到七、八十歲的人,有許多人是無法看見“那日子、那時辰”的到來了。但這不等於說,“那日子、那時辰”就不來了。
若事實真是如此的話,那也可能表明一件事:聖經上的預言數字,本身與任何具體的日期挂鈎,其實用的意義並不大,重要的是神要我們從屬靈含義的角度,去揣摩和領會聖靈隱藏在數字中的奧秘。
無論如何,神最後對但以理所說的話“你且去等候結局,因為你必

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來,享受你的福分”(但12:13),實際上也是對每一個真正的基督徒講的話。
這告訴我們,其實一個人的肉身什麽時候死,以及是怎麽樣死的,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主來之日,“你必起來”——人類復活之時,你是像但以理一樣,在神的國度“享受你的福分”;還是被丟進火湖,成了魔鬼的陪葬者,那才是值得注意的要命的事。
不少很在乎主耶穌什麽時候來的人,在頭腦的思考中有一個盲點,總是以爲能事先准確無誤地知道“那日子、那時辰”就萬事大吉,可以像挪亞一家一樣,在大洪水到來之前先上了方舟。
實際說來,卻並非如此。你知道不知道主耶穌什麽時候來並不重要;當主從天而降的一刻,你那時是死還是活也不重要。因爲所謂的“被提”,只不過是被提的人在“升天”的過程中,眨眼之間就完成了肉體的“既死即活”的程序而已。
重要的是,在你活在地上的那段日子裏,最後是否能活出神所要求的那種生命。若活出了這種生命,無論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回天家,你都可以放心和安心。
倘若你不幸(就人性而言,沒有一個人喜歡受苦)落在大災難中,弄不好的話,怨天罵地,恨神惱鬼的憤怒將把人加速送進666的行列。可以預見,哪怕是信耶穌的人,若誤解、曲解了神在乎靈魂得救的大愛,在大災難中碰到神“見死不救”,怨氣恨意加在一起,就難免步上猶大賣主的後塵;
或有幸(照神的看法,唯有十字架的道路能把人送進天國)可以親身體會1260、1290、1335、2300等數字,帶來的難能可貴的實際經歷,那麽,大災難也可以成爲生命成熟的催化劑,把基督徒造就成爲天國的精兵。
值得一提的是,你千萬不要輕看人從死裏復活這件事所包含的份量。當年主耶穌從死裏復活之後,留在地上40天之久,與祂的門徒們

多次見面。但是,十二個門徒中素來小信、善疑的多馬,哪怕親眼目睹了復活的主,心裏仍然無法完全釋疑。由此而來,你就得明白要一個人相信復活的真實性是何等的不容易。
有的人在看了《耶穌受難記》之後,發表了自己的感想說:“耶穌在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明知自己第三天會從死裏復活,自然也就沒有什麽值得害怕的了。如果我們能像他一樣,對死的看法自然不一樣了。”
是的,人的問題就出在這裏,包括不少信耶穌的人也一樣,由於人們難以接受人都要從死裏復活的真理,或雖然在理論上也知道聖經上是這麽說的,但每當碰到實際的問題,就不把之當作一回事了。
一個信徒活在這個世界上之唯一目的,無非是藉着在地上活着的日子,去經歷靈命的復活,使人的價值觀、世界觀和生死觀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如果不明白這一點的話,哪怕你花再多的時間去探討主來的日子,也沒有什麽真正的價值。
因此,如果你有幸或不幸落在大災難期中,請記住這是一個人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可千萬不要走錯路,歸錯隊,最後落到了666的陣營裏。
舊約的先知約珥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宣告說:“到那時候,凡求告耶和華名的就必得救。因為照耶和華所說的,在錫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脫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華所召的。”(珥 2:32)無論環境如何險惡,緊緊地抓住神的這一應許吧,直到見主的面。

本文节选自《梦醒方知危》 – 此书是神道出版社一共9本末日系列丛书的合一单行本,征得他们的同意发在我的博客里,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登陆http://theologos.net/b5/zh/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