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泪谷里–一名穆斯林的归主经过


摘要
:   我名叫伊巴罕,为了家庭的安全,我现在改了一个的名字,叫提摩太.亚伯拉罕。我是一个埃及人,生活在肥沃的尼罗河附近,四周都被丰沃的农场所包围着。我自小已在浓烈的回教气氛下成长,学习《古兰经》,长辈们教 …

我名叫伊巴罕,为了家庭的安全,我现在改了一个的名字,叫提摩太.亚伯拉罕。我是一个埃及人,生活在肥沃的尼罗河附近,四周都被丰沃的农场所包围着。我自小已在浓烈的回教气氛下成长,学习《古兰经》,长辈们教导我敬畏神,说他创造天地。我从没有对敬畏神及行善等产生任何疑问,背诵《古兰经》给我一份平静的感觉。我享受苏非派(Sufi Circle)的敬拜生活,他们敬拜穆罕默德,寻求与安拉更亲密的关系。
  一夜,在回教寺祷告后,我被介绍给两位回教徒,他们都是“回教兄弟会”里有影响力的活跃分子,他们鼓励我委身给回教并禁食祷告。我学效先知穆罕默德的一切言行,甚至仿效他吃饭时坐下的姿势。他们对我非常友善,也认为我是一位具有潜质的演说家。因此“回教兄弟会”的领袖苏利米跟我说:“伊巴罕,你奉召去宣讲回教讯息。”我心里犹疑地说:“我的安拉!我只有14岁,而且非常内向羞怯。”苏利米给我一袋书籍去预备明天的讲章。
  自始,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我习以为常地分享讯息。我充满着热诚,我的领袖也安排我到邻近的市镇分享。我热切地祈盼每个人都能跟随先知穆罕默德,最后,父亲也接纳我的意见,就是妹妹必须遵从《古兰经》的训诲,蒙头以示谦逊。别人多次向父亲批评我是回教狂热者,父亲因我对回教的狂热而向我发怒。他竟重拳击打我的下巴——到现在我的一只牙齿也是假的,这只假牙使我想起以前因回教的狂热与委身而被逼迫。父亲烧了我的回教图书馆,他也知道一个前护卫员在沐浴时听我的录音带。我是一位敬虔的回教徒,我不和妇女握手,衣着也非常严紧。一次祈祷会结束后,父亲竟然走进回教寺劝苏利米离开我,他起誓不准我再到兄弟会祈祷,但我恳求他容许我能坐在回教寺门外听道。
  虽然如此,我仍继续在回教寺里讲道,我从未想过回教是不正确的,我四处宣讲回教。当我收到一份有笔友栏的杂志时,我随便选择了一位住在纽约的约翰,我盼望把他改变成为一位回教徒。我们彼此通讯了两年,双方都希望使对方转教,但都告失败。我读了很多书籍,希望能驳倒《圣经》。更甚的,由于《古兰经》教导我《圣经》是腐败的,所以我把《圣经》放在鞋底下,以表示不敬。
  约翰的来访使我惊讶,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他的热诚、坦白、真诚、开放感动了我。在他留下来的两个月里,他祷告的生命成为我日后生活的模范。他的生命使我认识基督徒的祷告。他从远方来访,好象主道成肉身的爱一般。他拥有奇妙的祷告生命,他祷告多于他的言谈,更多于分享《圣经》,我开始妒忌约翰与神亲密的关系,这激发使我要更热切地背诵《古兰经》。
  回教是鼓励信徒行善的一种宗教,回教徒的善行,将会在审判之日获奖赏。善行与恶行放在天秤上,善行若多于恶行,信徒便能上天堂。在《古兰经》里记载,天堂是性乐及嬉戏之地。但主耶稣说:“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太22:30)从回教徒朋友的观点来看,如果你的恶行大于善行,你便被扔在阴间地狱里。但你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往天堂去,我的回教朋友通常说:“只有神才知晓!”
  《圣经》里的神满有慈爱,但祂的公义要求罪人被罚,并被扔进地狱里。祂绝对完美,我们的善行不能使我们更亲近祂,神知道我们的不足,并为我们付上罪的赎价。祂差谴祂的儿子来救赎我们,并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死。“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约翰虽然离开了,但他的影响仍在:他留下了他的祷告,这祷告移动了主。有一晚,我半夜醒来,不能入睡,内心的挣扎达到巅峰,由于心灵不安,我便随意翻阅《圣经》,有一段经文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我想起一次和约翰辩论《圣经》时,我以《圣经》来取笑他:“约翰,你的《圣经》是最荒谬的东西,你怎可相信扫罗会成为保罗、福音的仆人呢?”约翰说:“这故事是真确的,这是我对你存着耐性的原因,你将会有一天成为第二个保罗!”我回答道:“你傻了!我怎会离开回教信仰?”
  我一直思想:“扫罗,扫罗…” 
  我说:“主!我?我逼迫你?我没有向你干了什么,我只把一位医科女学生交给警察;我没有向你作了什么事情,我碰了你的人就等同碰了你的瞳孔。”——这是我第一次问“为什么?”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的结论是:《圣经》是神的话语,而耶稣也是说神的话。从学术的层面,我接受基督徒信仰的宣称,但心底里却不能称耶稣为全能的神、我的父。我需要一个神迹!
  《圣经》教导我们:“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12:3)无怪乎救恩实在是一个奇迹!因着内心的挣扎,我从心里呼叫安拉,甚至在回教寺里,我也说:“主啊,展示你的真理!是耶稣还是穆罕默德?你是我的父,请让我知道真理,我愿意付上任何代价,一生服侍你。”我的眼泪从眼眶涌流,软弱起来,我不能忍受家人的离弃、流浪街头及被回教组织的追杀!按照回教,叛教者有三天机会放弃叛教,否则,叛教者的血因着安拉而流。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语仍在耳际鸣响着:“任何改教者必被杀”,我仍继续求神引导。
  一夜,基督在梦中温柔地对我说:“我爱你!”我看见自己多年对祂的叛逆与顶撞,我带着眼泪对祂说:“我也爱你!我知道你!你是自有永有的!”我醒来后,眼泪从眼眶涌流到脸上,但我的心却洋溢着澎湃的喜乐,主耶稣触摸了我的心,也触摸了我的头脑。我对主充满着激情,心灵在跳跃着,唱歌赞美祂的名。从早晨到晚上,我都与祂谈话,我若没有读圣经,我便不能入睡。我是神的“宠儿”,祂答允我的祷告。但神要我独一地尊爱祂和敬拜祂。我没有公开自己的信仰,只是在牧师的家里秘密地受洗。
  因着被喜乐所充满,我再不能隐藏或否承认主了!我的一位朋友问我耶稣是否被钉在十字架上,我说:“是的。”我继续解释主受苦的原因,他与我一起祷告并接受了主。每当他与我一起祷告时,他的身体总是摇动及流汗,他能体会主耶稣的名是有能力的。
  我以前的回教领袖希望找出谁在传福音,不幸地,我的朋友出卖了我,我在回教寺被毒打,在他们眼里,我是亵渎回教及《古兰经》。
  我的改信被公开后,回教徒计划杀我,我逃亡,他们寻索我,我逃亡至开罗的基督徒朋友那里,但他们也不愿意保护我。因此,我又重返自己的小村子,我只寻求神膀臂的荫庇。我看见一班回教暴徒在我的家中,母亲穿上黑衣以示哀伤悲痛,回教徒认为离弃回教即死了!母亲跪在地上求他们饶了我的命,她宁愿被杀来换取儿子的生命。可悲的是,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下,我那爱她胜过世上任何人的母亲,在村民面前否认了与我的关系。
  无论任何人的权势,都不能使我和基督的爱隔绝。回教妇女向我抱怨:“你的母亲因你而哀伤至极。”另一位妇女说:“可怜的妇人!她的儿子已成为叛教的基督徒,若我是她,我必杀死儿子,如追赶异教狗一般。”一位约旦朋友写信给我,他告诉我父亲在约旦的街上痛苦哭泣,回教徒严峻地责备他,他因我久病在床已一个月了。
  我的《圣经》、属灵书籍、音乐录音带被没收烧掉。我决定再逃奔开罗,他们天天寻索我,但神却遮掩了他们的眼睛。我藏匿在开罗的浸信会朋友家中,他安慰我,当我崩溃时,他分享:“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
  我感谢神为我预备了这个好朋友,他栽培我成为门徒,他教导我学习过得胜的生活,学习生活在敬拜和感恩里。他给我一本袖珍阿拉伯文《新约圣经》。他坦诚地分享他的父母因我的匿藏而很害怕,他们若再保护我,会被牵连而一同入狱。我无路可走,基于牧师的劝告,我再重返自己的小村,我把《新约圣经》收藏在袜子里,我祈求主让《圣经》不会遗失。最后我多次被逮捕,也多次被释放,只有神才是我的避难所。在牢狱中,我明白了基督才是我的平安。
  我并没有动摇,因为不是我被囚入狱,而是主被囚入狱。我在流泪的日子中歌唱,祈盼那颗明亮晨星来拯救。我把《圣经》更严密藏起来,不让警察充公。每逢睡觉时,我都把《圣经》放在枕边。五年后,我终于逃避了回教徒的追杀。
  每当我送给母亲一份母亲节礼物时,她总是反问说:“母亲节礼物?”我回答道:“是的”。她看着我,忧愁地说:“我的儿子在15年前己经死了,我没有欠你的,伊巴罕。”我心里很难过,并向主哭喊着……但主安慰我说:“我是你的家人、你的父亲、兄弟、母亲、姐妹、朋友及你的一切”。我不能忘记那些日子:母亲叫警察来逮捕我,她甚至到巫师那里给我咒语。巫师说:“你的儿子走在一条道路上,他永不会离开这道,而且他一生得胜地行在其中”,巫师所说的话竟叫我的弟弟认识主。
  20岁那年,我遗失了圣经,一切属灵书籍被没收。我只有收听电台广播,我秘密地收听“盼望之音”,我在夜间收听那些安慰心灵的诗歌(我现在住在自由的美国,可以在“盼望之音”的节目中公开分享。)我的母亲捉着我,并抢了我的收音机,用鞋来打我的头,我祷告求主给我《圣经》,主答允我的祈求,我到邮局领取《圣经》邮包时,邮局局长责骂我,用拳击打我的脸,向我施行各种暴力,我从剧痛中呼叫,他说:“你跟随那些基督徒叛教者,你离开回教,我们定必消灭你。”我求主带我离开埃及:
  “满有怜悯的天父,求你永不离弃我,请让我紧记你的儿子在十架上被悬挂时痛苦的哭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主耶稣,他们都离弃你,但你在父里得安息,我要学效你对天父的全然依靠。”
  三年后,我决定迁往开罗。那里也不安全,警察逮捕我时,说:“叛教者触犯最高刑罚,下次再被捕,你必定被处死。”“基督徒”业主不再租借房子给我这个犯人,我在自己的国家不再受观迎。但无论怎么样,主亲自介入了!一位巴勒斯坦传教士介绍我认识柏医生,他开始帮助我办理出境签证,我奇妙地离开埃及。我求主引导我不再受警察的虐待,更求主从捆绑中拯救我,我不愿意再被迫进入回教寺里。若没有柏医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神借着柏医生巧妙地拯救了我的生命,当父母离弃我,大能的神便是我的父、我的朋友(加4:6),大能的神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8:31)。
  逃到美国后,我的学生签证终有一天到期,所以我仍害怕再会遇见埃及的政府官员。一个基督教团体聘用我,并帮助我申请永久居留。经过六年的等候,终于在1998年4月18日,神让我在婚礼前获取了绿卡,神对我实在太好了。我不想别人误会我是为了绿卡而结婚,神在我与妻子并朋友中间见证我全然爱我的妻子。
  此刻,我为神的礼物而感恩——祂为我预备了婚姻。我的妻子实在是神的使者,她内外美丽,我们一同分享对回教朋友的负担。她是一个祷告的妇女,好客及满有爱心,她爱我和我的家人。现在,我们已经成为祷告的伴侣,创造者及救赎主是我们的媒人。
  主啊,求你不要容许我为求安舒的生活而离弃你,教我在困难中有忍耐,让你的爱融化我,以遵行你的旨意为我生命的粮。阿们!

文章源自互联网 传福音布道公益分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