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柏独家】“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那中国还等什么? ——从央视“人类.我们的故事”之耶稣专题片谈起

【香柏独家】“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那中国还等什么? ——从央视“人类.我们的故事”之耶稣专题片谈起
2015-01-02 赵晓 香柏领导力

【前言】
近来,一部片子在各处热转——CCTV9译制播出的大型纪录片《人类 . 我们的故事》。截至今天发稿时,该片仅在腾讯转载的视频播放次数就已达到89万多。央视平台播出这样大篇幅纪录片,详细讲述耶稣对于人类历史进程至高无上的影响力,实属一大突破。
对此,赵晓博士特撰文评论,深刻剖析了该片的热播对于中国社会的意义和影响。并提出:如果以基督信仰激活中国传统的上帝信仰,以中国传统的上帝信仰承接基督信仰,中国的转型就将完胜当年的日本,走出一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文明融合的大道来,从而让自身变得更加优秀,中华文明变得更加博大精深。

说中国是全世界最保守的地方,你很容易找到一些证据。
譬如,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的圣诞节期间,堂堂高校的某领导竟然不让学生去过平安夜;还有些青年人竟跑到大街上去抵制别人过圣诞节。有人若以此为据,引申出去,说中国政府正发动一场抵制西方文化特别是基督教的运动,这听起来好象也蛮有理的!
但要说中国是全世界是最开放的地方,你同样很容易找到证据(或许是更多的证据)。
譬如,彭丽媛激情演唱过“哈利路亚”,而习大大不仅不抵制圣诞节,相反在“这个圣诞节”,他还笑容满面地与圣诞老人欣然合影,与全民同乐,并晒上喜气洋洋的照片一组,惹得网友不明觉厉之余大加赞叹:穿圣诞服的大大比吃包子的大大更萌、更可爱。

作为经济学家,我注意到,过去三年多年,在对于中国经济走势判断上,海外人士曾屡屡犯错,特别是众多的中国崩溃论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成功的。原因不在于他们不聪明,而是不了解中国的复杂性,却有了先入为主的立场和观点,因此很容易六经注我,一叶障目。
同样,在文化或意识形态的走向上,要看清中国的走向、准确把脉,怕也不易。
无论是国人还是外人,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恐怕都很难想象到的是,就在最近,央视竟然播放了一部耶稣的专题片(CCTV9频道:“人类,我们的故事”),长达42分钟多,相当详细、正面、客观地评价了耶稣对于人类历史和文明的至高无上的美善影响。

我不知道此片是央视制作还是译作,我也不知那些相信中国政府正“阴谋”剿杀基督教的人,看了此片会有何感受和评论?但我要承认,自己确实被央视震撼了一把。
你能想到吗?CCTV公开播出的耶稣专题片竟然承认在古往今来所有领袖当中,耶稣所具有的至高无上的影响。专题片的开篇就讲道:“有一个人的生死,将触动无数人的心灵,改变一个帝国的命运,同时还会影响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
央视敢说出真话来,牛!

全世界哪一个人的爱最大,是耶稣,因他为罪人而死,“我死你活”,从而改写了人类几千年“你死我活”的野蛮信条。全世界哪一个人影响最大,是耶稣,因信他的及他改变的人都是最多的。全世界哪一个人最良善,是耶稣,因他的一生,没有一句话和一件事是违背上帝的。

人人都有生,但没有一个人的生命能具有耶稣那样巨大的对人类文明的影响。人人都有死,但耶稣的死却具有独一无二的拯救和改变生命的能量。CCTV耶稣专题片不怕被人指责为“美粉”和“带路党”,片中引用了美国学者的话说:“数千人死于这种酷刑,但我们只记住了一个人。我们只记住了他的死,就好象他的死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耶稣的死,改变了世界的每个地方、每个部分、每个角落。”

的确,耶稣不仅改变了当时全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罗马,还带来了西方基督教文明,成为近现代西方文明的代名词以及迄今为止的人类文明的巅峰,影响了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

专题片详细介绍了基督教的起源和演变历程:从罗马帝国边沿地区的一小群人,最后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再成为普世宗教。专题片坦承基督教是人类第一大宗教,信仰耶稣是基督的人胜过任何其他信仰的人群,“如今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都将他奉为神明。”

耶稣专题片特别讲述了耶稣受难,使徒保罗及早期基督徒受残酷迫害的经历,正面介绍了基督教“信、望、爱”的崇高教义,指出这样的思想提升和改造了我们的文明。事实上,正是耶稣的救赎和基督教的信仰,将人类文明从愚昧和野蛮带向了真正的文明和智慧。
片子还指出在当年的罗马帝国,政教不分,信罗马皇帝就不能信基督,信基督就不能信罗马皇帝,信的人被残酷逼迫,但基督徒们宁愿受死,也不放弃对基督的纯正信仰。其结果,基督教“越逼迫越兴旺”,最终反成了罗马帝国的精神支柱,并让已衰朽的希腊-罗马文明获得新生。

如此报道让我看到了一种已经濒危的宝贵精神:实事求是。如此报道也让我不禁想起曾经横扫欧洲、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在他临死前说过的一席话:“世间有两种武器:信仰和利剑。在短期内,利剑可能凌驾信仰之上,耀武扬威;从长远看,信仰必将打败利剑。我曾经统领百万雄师,现在却空无一人;我曾经横扫三大洲,如今却无立足之地。耶稣远胜于我,他没有一兵一卒,未占领过尺寸之地,他的国却建立在万人心中。”

是的,耶稣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全世界最多的画为他而作;没有留下一行文字,但全世界最多的书为他而写;没有留下一处房产,但全世界的教堂都以他的名字命名;没有一兵一卒,但无数人为他折服、向他屈膝,世上的王尊他为“万王之王”……

显然,该片对《圣经》以及整个基督教文明史还不是特别熟悉,个别地方竟误称保罗相信“来世”,但瑕不掩瑜,该片能播出,就绝对是官方主流传播史上的一次伟大突破。

耶稣今天还对人类历史有影响吗?2014年6月,全球第一智库——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首度在华盛顿召开了“基督教与当今中国”的研讨会,我应邀出席并从经济史、制度史以及中国实践的角度作了发言。现借CCTV耶稣专题片推出之机,再作简要论述,供朋友们思考:

一、基督徒人数最多、分布最广,是全球第一大人群系统:如今全球共有22亿基督徒,接近世界总人口的1/3;基督徒改变了世界的每个地方、每个部分、每个角落。由于非西方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督徒人数早已大大超过西方基督徒人数,因此称“西方的基督教”已不再合适。

二、基督教代表着人类文明与发达的最高水平:目前全球公认的发达国家共有18个,其中17个都是以基督文明为主导的国家(即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瑞典、丹麦、挪威、芬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奥地利、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

三、基督徒引领着人类科学与技术的进步:据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宗教》2003第2期的报道: “自1901至1996年,共评出诺贝尔奖各项得主639人(物理奖148人,化学奖123人,生理或医学奖159人,文学奖91人,和平奖81人,经济奖37人)。其中,信仰基督教的有596人,占93.2%;犹太教8人;佛教8人;伊斯兰教的4人;印度教的2人;不信仰宗教或宗教信仰淡漠者共21人。”

四、基督教带来的改变不仅包括精神文明、制度文明和物质文明,也包括让我们不知不觉受益其中并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例如,世界现行的公元纪年,就是以耶稣诞生之年作为纪年的开始(即公元元年);圣诞节,为的是纪念和庆祝耶稣诞生;世界各地统一的公休日星期日,也是为纪念耶稣死里复活而专门设立的日子……

这一切当然都要归功于2000年前的一个人——耶稣所带来的力量!

《圣经》上早就记着:“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篇12节)。” 由此可见信仰上帝对于个人、民族和国家的祝福。但耶稣讲得很清楚,不借着他,没有人能到上帝那里去;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基督信仰对于处在文明转型关键期的当今中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2010年,在“一代人见证”中形成的《旧金山共识》中曾谈到:“中国大陆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变革中,经济、社会、政治与文化面临着全面转型。在这场变革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巨大的挑战。由于缺乏神圣的信仰资源可供国人汲取,导致道德沦丧、诚信匮乏、社会脱序。人们试图在世间各种文化、哲学、宗教中寻找心灵的支点,结果仍是没有出路。”

过去三十年,中国的市场化转型遇到了信仰与道德的瓶颈;当前,中国正徐徐启动的政治变革和法治变革又何尝不会是如此?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依法治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由此构建“国家治理现代化”,可望启动并带来中国政治改革的突破。但正如法学家伯尔曼所说的,法律除非被信仰,否则不能被实施。中国要走法治的道路,就必须建立起信仰的根基。而纵观各路宗教乃至文化,惟《圣经》“摩西十诫”奠定了的法治的超验信仰基础,惟耶稣清晰地阐述了律法的精神内涵,也惟有基督信仰才真正崇信公平正义以及人人平等法治的基本伦理,也只有基督徒才是既最愿意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如果摒弃基督信仰,我们法治的根基从何谈起?

拿破仑说得好:“基督存在的本质是奥秘的,我并不明白。但我明白一件事,他能满足人心。拒绝他,世界就成了一个费解的谜;相信他,人类的历史就可以找到圆满的答案。”耶稣自已早已向世界告白: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这话是可信的,基督信仰诚然是包括经济转型和法治转型等在内的中国文明转型和升华的唯一光明道路。

中国近现代,有一大批卓越的基督徒涌现,政治家如孙中山,教育家如张伯岑,梅贻奇,作家如老舍、巴金、林语堂、冰心等,他们祝福了当时的中国文明进步与转型的进程。

今天,在中国走向更加自由、文明的公民社会进程中,基督徒群体也正发挥越来越大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为需要的仁爱、信实、公义、和平、饶恕等方面,活出了有目共睹的生命见证。

例如,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的基督徒前赴后继、集体性地出现在国家和社会最需要的地方,不惧危险艰难、不惜流血流汗,积极参与到赈灾和援建工作中。

在刚刚过去的12月12日,中国各个领域的基督徒领袖群聚于长城,中国教会的领袖发布了“将复活节定为中国基督徒献血日”的长城倡议书,数十名基督徒现场献血,令红十字会领导深受感动;中国的基督徒商人则发布了“善商长城宣言”,承诺“善商十诫”,不做假帐、不偷漏税、不行受贿以及不破坏环境、不包二奶等,这一宣言及中国基督徒商人在过去十年的美好见证,正为中国商业文明带来新的希望;中国基督徒还在长城上发布了“新生命与新家庭运动宣言”,愿将中华传统婚姻道德与基督教所倡导的婚爱真道相结合,竭力捍卫作为生命根基与社会文明细胞的婚姻与家庭。

中国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曾公开撰文称,“‘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的时代早已过去,中国教会正在开创’多一个基督徒就多一个好公民’的新时代”。信哉斯言!

我在以前的评论文章中曾经谈到,如同相对论虽然先发现于西方科学家,但并不只是西方的真理一样,上帝也不只是犹太人的上帝、西方人的上帝,同样也是中国人的上帝,基督当然也是中国人的基督。基督教的普世性决定了基督教文化的普世性,但中国文化的特色尤其是历史所积淀的优秀文化传统同样不容轻易否定。因为历史原因,西方文化比中国文化更早、更多、更深地受到基督教影响,但中华文明其实与犹太文明、基督文明一样,其源头是上帝信仰,其线索也是上帝信仰,其本质同是天道文明(中国人几千年信仰的历史主流是至高上帝即“天”以及从至高上帝生出的“天道”)。随着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或产生“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文化或者东方的基督教文明,既使基督教文化得以发展、丰富,也令中国文化得以更新、光大。

历史上,儒道融合于汉,进而支撑了中国的第一次大国崛起;儒道佛融合于唐,进而支撑了中国的第二次大国崛起。传统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若能和谐、和平地融合于今,生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新中华文化”,必助推中国从财富崛起进一步上升到文明崛起,从而真正实现“为万世开太平”的仁者理想。中国的领袖若能高瞻远瞩,推进、完成如此“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可遇不可求的文化融合、创新,就必然成为汉武唐宗式的千古伟人,中国共产党也将成为一个对中华民族文化创新贡献最大的政党!

中国目前正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一方面,如果国人只相信钱和拳头,以为只要有钱和拳头,就什么都不怕,那就有掉到当年日本那样的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坑里去的危险。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基督徒人数不断增长,如果以基督信仰激活中国传统的上帝信仰,以中国传统的上帝信仰承接基督信仰,中国的转型就将完胜当年的日本,走出一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文明融合的大道来,从而让自身变得更加优秀,中华文明变得更加博大精深。

让我们祈祷并期待着,我们的国家能够抓住三千年一遇之良机,顺天应命,推动中国文明的转型与创新!

让我们也期待着,中国能像历史上的英国、美国以及韩国一样,在工业化、城市化转型过程中伴随着福音化、基督化的文明转型——这将是自中华文明诞生以来最伟大的转型,既是对中国的最大祝福,也是对全世界最大的祝福!

一句话,既然央视都已经承认“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那中国还等什么呢?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9KAz0SMQnI/?resourceId=0_06_02_99

版权声明:站内部份资料来自网络。若有侵犯版权留言或来信通知,本站将迅速更正。谢谢您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