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失联的年代,让我听到你的声音——2015年新年献词

失联的年代,让我听到你的声音——2015年新年献词

《境界》独立出品【2015新年献词】

文/刘阳 《境界》主编

2014年,两家航空公司用最令人痛心的失败使自己成为这个时代的文化符号。早春三月,MH370的乘客家属和众多读者观众跟随辞不达意、言不由衷的马航,集体陷入失联;岁末的冬日,亚航又以162名乘客的代价提醒人们,失联一直持续并显著增加。两架消失在广阔洋面上的飞机,就象一个隐喻,使2014清晰地迈进一个失联的年代。

至此,失联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性特征之一,以往未被注意,现在却不容忽视。无论你是否即将登上一架起飞前的客机,在这场广泛的失联危机中,你我都有必要在岁末自省:是否我自己也处于某种心灵失联的光景里?我的哪种关系正挣扎在失联的边缘,再不做点什么,就将如坠落深海的翅膀?

辞旧迎新,一直是中国人看重的喜庆之时,几乎人人心里都期待着,在忙了一年之后享受亲人团聚、其乐融融的幸福。然而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似乎才发现忙活了一年,都在忙外面的事,节日里回家才发现愧对家人,心里不那么平安。

其实心里想要收获与家人的幸福,平常却不愿意花时间与家人相处;愿望总是脆弱的,只在年终发飙一次,真正剽悍的是价值观,让我们在一年之中的每个周末都忙着应酬外人。

好话都说给了外人,不是因为我本善良,而是因为我们想获得别人的认可;留给家人的都是抱怨,美其名曰真实,其实是把家当垃圾场,到了年底才琢磨过味儿来,在垃圾场里要能活得幸福确实有挑战。当我们再次抱怨家人的态度不佳,不妨想想,我们闻到的不过是自己平日里的口水。

这个世界,真正在乎你的,其实就是寥寥可数的那么几个人,你和他们失联了吗?或者说,你和他们表面有联系,其实却失落了彼此的信任吗?如果活到这份上,还觉得失联都是别人的错,为什么他不佩两个手机,为什么她不理解我很忙,为什么他感受不到我的爱?

你我应该问一问自己,我们真的以为,亲人们感受不到,我们口口声声说爱但却以与他们联系为苦吗?

想要不失联,就得花时间经营彼此的关系。你是一个吝啬的人吗,如果是,可能你宁愿把塞满钞票的信封递给老妈、老婆,也不愿意陪她一起逛街买双三百块钱的慢跑鞋。

你指望用一两天假期就把被你晾了363天、364天的亲密关系重新变得水灵灵的白里透红吗?每个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由时间组成,花时间就是把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投在别人身上。把我们最宝贵的生命,分给我们最想要从中收获幸福的人吧。别再做不搭调的人了;换个文化点的说法,别再抱着一个分裂的人生还自以为很有艺术气息,要抓住真正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再不改变,下半辈子装坏消息的文件夹将会占掉你太多的内存。

想要不失联,就要能够听到别人的声音,听到我们所爱的人的声音。不要再用忙作借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汉语是世界上最具欺骗性的语言,“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事业”,主词是事业,修饰语一省略,“满脑子都是事业”,也不坏啦,有为青年。如果修饰语不重要,那大可以说“满脑子都是别人的事业”,也没见到谁是这样忙法的。

其实应该说,“满脑子都是事业中的自己”,简化一下“满脑子都是自己”,自己的成就感、自己的虚荣心、自我被认可的感觉。太多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充斥在我们的耳朵里,以至于让我们活成了只想满足自己欲望的人。家人,就是最知道我们自私还是不自私的人。有时我们逃避他们,似乎宁愿与他们处于某种失联状态中,因为我们不愿接受自己自私的本相。

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好象很喜欢和人交流,其实他们根本听不见别人的声音。他最热衷的是从别人的话里面抓取支持、赞同自己意见的部分,断你的章取他的义,他对你的想法压根没兴趣,他只对证明自己有兴趣,对自我崇拜有兴趣。他好象很善于倾听,的确,但是他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声音。

“Me时代”,我们听到的都是自我的需要和喜好,当然听不到父母在故乡渐渐变老的声音,听不到伴侣在床头辗转反侧的叹息,听不到孩子在人生每个重要关口需要我们陪伴的渴求。

更重要的是,我们陷在因为别人的过错和自己的过错所造成的伤害里,自我封闭,自爱自怜。因为童年的一场暴雨,我们就随时端着一盆冷水想要淋湿每个与我们相遇的人。

我们听不到上帝爱的呼唤,更加听不到他藉着患难要我们领受的祝福。在每个伤害与医治的现场,他都与我们同在。他的信号一直满格,只等我们不再自我放逐自我失联。灵性闭塞,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流行的失联。

在新约圣经里有一则小故事,耶稣医治一个耳聋舌结的病人。当这个人独自与耶稣建立关系,充满信任地向耶稣的爱敞开,耶稣就大声宣告“开了吧”!他的耳朵就开了,舌结也解了,说话也清楚了。他的整个人被打开,得释放,生命重获自由。

与神相遇之后,一个与人失联的人才能准确合宜地表达自己,与人交流、重建关系。耶稣帮助一个在人群中寂寞、在亲人中孤单、在朋友中难以沟通的人,真实地与他人相遇。自己先被救赎,与人的关系才能被救赎。

每周,我都会给父亲打电话。以前,父亲可以从地球说到月球,有时我只好把话筒放下,深呼吸几下再“恩恩呀呀”地继续。其实,为什么要电话,不就是想表达爱吗?

父子两人各在电话一头,都在说话,却彼此听不到对方,十足是两个耳聋舌结的人在作无效的沟通。直到我们各自感受到上帝的爱之后,我们的电话才有了实质性的内容。我每次都邀请父亲在电话里一起祷告,有几次,我听到原本象炮弹壳一样硬的他在话筒那头声音哽咽。我们一起感恩,也一起认罪。有一次,从不认错的他为自己对我小时候的管教失当向上帝认罪,求上帝赦免。上帝的爱不但可以开一个人的耳朵,也可以藉着一个人,开通一个家族,翻转一个家族。

在一个失联的年代,发现别人消失了是一个坏消息,发现自己消失了——自己其实是一个耳聋舌结、根本无法与人建立联系的人,却是值得高兴的好消息。

被爱充满、被爱医治,学习在真实的关系中对人付出自己,这是你我配得幸福人生的唯一理由。你我做得到吗,首先要保证自己不消失,在周围人有需要的时刻,做一个能被找到的人,做一个可托付之人,不靠我们自己的誓言保证,我们和亲人一样早就对自己的承诺失望了,而是依靠上帝救赎的爱。

这份爱,帮助我们的爱有根有基,刚强谨守。

失联的年代,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失联的年代,让你听到我的声音。

版权声明:站内部份资料来自网络。若有侵犯版权留言或来信通知,本站将迅速更正。谢谢您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