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们成了宣教士——龚文辉牧师见证

一个被认为曾推动中国希望工程改变的人,怎样陷入无法改变自己的软弱与沮丧之中?又是怎样寻得信仰,来到美国,并放弃经营成功的公司就读神学院?更令人惊讶的是,他全家5口人在2014年离开美国的舒适环境,去非洲做宣教士!

 我们成了宣教士——龚文辉牧师见证
龚文辉牧师(右二)与汪洁师母(左后)及三个孩子

感谢神的恩典,今天我能成为耶稣基督福音的使者,成为OMF(“海外基督使团”,原“中国内地会”)将要差派到非洲的长期宣教士,在那里向我们的骨肉同胞传福音。我知道自己实在是不配。听过我的见证,知道我的过去的弟兄姐妹大概不敢想象:13年前,一个骄傲、自义的商人能被主拯救!我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竟作神的仆人,成为全时间的福音工人,与万主之主、万王之王一起同工,传扬罪人得脱离罪恶与死亡、得蒙拯救与更新的十字架的福音。这实在是神大能的改变,是神额外的恩典,感谢赞美他!

一、神拯救我们出黑暗

我出生与成长在十分贫穷的农村,常常是衣不蔽体,饥肠辘辘。8岁生日那天父亲过世,全家人在父亲遗体旁呼天抢地、捶胸顿足的情境我仍然记忆犹新。没有父亲的农家生活更是饥寒交迫。后来我作过一段学生就当了民工,深深体会到生活的颠沛流离。有一天,我的一个民工同伴,与我一同跨越工作场地旁边的铁路时,被火车撞上,一个活生生的小伙子,刹那间就变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他家里有七十多岁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和带着三岁小孩且又有身孕的太太。一家人所指望的生活依靠,现在竟然变成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而且连买棺木的费用,也都是我们这些民工同伴从自己所挣的血汗钱凑出来的。

经历了这些死亡事件,我立志要努力奋斗,闯出一片天地,脱离贫困的日子。于是我考上了大学,念了研究生。之后,我果然成功地创办了一个企业,并在海内外设有分支机构。我的物资生活有了根本的改变。然而,外在物质条件的变化,并没有带给我满足。我认为我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奋斗得来的,不知道也不相信有上帝的恩典。相反,我变得越来越骄傲与狂妄,生活也日益腐化堕落,夫妻关系几乎破裂。我好像对死亡麻木了。周围的同伴中,有打麻将溜在桌子下再也没有起来的,有喝酒喝得一命呜呼的,有生活不得意而选择自杀的,也有因为商业利益冲突而被他人凶残杀害的……但我却不知道自己也已经死在罪恶过犯之中。

1999年的一天,我平生第一次应朋友邀请参加福音布道会。就在那天,蒙圣灵光照我得以看见自己在罪的捆绑之中,在神的震怒之下!感谢主!“基督照我们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1:4)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为我的罪来到世间,在十字架上承受神的忿怒,为我提供了得救的恩典。是神的怜悯,那天他感动我,叫我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作我生命的主,从此我有了一个新造的生命。此后,神也更新了我的家。妻子汪洁与女儿瑾(当时唯一的孩子)也很快信主受洗。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和亲子关系渐渐在主里得到重建及恢复。如今,每当我们夫妇与四个孩子围坐在一起,手拉手祷告的时候,浓浓的满足感让我们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恩和赞美(请参见《生命与信仰》总第10期《走出死亡》的见证)

二、神呼召我们去服事

我刚信主时,汪洁十分反感,多有嘲讽、讥笑,但她看见主在我这个罪人身上的工作,在不长的时间内,她也信主了。我们重生得救后,感受到一股特别的力量,使我们充满热情,向周边的朋友传讲耶稣基督的救恩。我们在家里开始了家庭聚会,神特别以他美善的厚恩待我们,有不少的慕道友从这当中接受福音真理,我们的心也因着他们的信主得到极大的满足。

看到许多没有听信福音的人在死亡的边缘困苦流离,我感受到神对我的托付与使命。那时刚刚起步、正当红火的生意对我有很大的诱惑,但神的灵借着他的话语一次又一次敲打我的心,要我完全奉献自己。2002年7月在芝加哥召开的“海外中国基督徒灵命与使命退修研讨会”上,许多全时间传道人的见证再次让我看到全时间为主所用是何等的蒙福!于是,我立定心志,放下手头的生意,准备接受神学装备,要一生为主所用。

刚开始时,汪洁对我蒙召做全时间的传道人有些迟疑,认为带职事奉,又以生意的盈利支持传道人与福音事工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没有事奉的压力,没有经济的拮据。今天,经历到作神全时间工人的福气的妻子,终于说出心里话:当时更主要的原因是面子,有钱人面子大些,里面的“我”太大而放不下。感谢主的是,由于汪洁信主后也立志遵照主的教导,要敬重丈夫,尊丈夫为“头”。几番挣扎,她也降服于主的引领与选召。十年后的今天,妻子发现当初的顺服是今日蒙福的根源。因着顺服,走上全时间事奉的路,让我们在艰难中学习更加仰望神,生命因此慢慢成熟。而我们也在主里更加珍爱对方。更加可贵的是,我们在福音中所生属神儿女的生命见证,使我们得着莫大的安慰与鼓舞。这显明顺服不是妥协与无能的表现,而是神赐福的管道。汪洁特别把这段经历记在她的见证里(《使者》Volume 51/No.5, 20089/10月)。

三、神帮助我们找到家

以前我的教会观很不完整,只承认普世教会,不太认可地方教会,更不知道,每一个信徒都应该在一间地方教会中成长,要借着参加一个“有形的”教会来见证自己是“普世教会”的一员,在参与教会的过程中建立正确和完整的教会观。一个要为神所用的工人首先要有正确的教会观,并且有稳定、扎实的教会生活。这是我进到慕迪(Moody)神学院之后在“宣教神学”的课程里学到的。但神怜悯我,在我进到慕迪(Moody)之前的2002年7月,我第一次来到芝加哥,寻求进慕迪(Moody)神学院接受装备的准备时,有机会参加当时的“瑞柏福音堂”(现在的活水福音教会)的周间祷告会。就在祷告会上,知道这是神安排给我的、在芝加哥的属灵的家!于是,我们决定到教会附近买房子。先安顿好属灵的家,再考虑上学的交通。

感谢神的恩典,让我们在这个教会里有许多的学习与得着。我们的个性品格、家庭生活、为人处世等在这个家庭里都是透明敞开的;这样,教会牧师与属灵长辈的指导、弟兄姐妹的爱心关怀,对我们的生命造就就落到实处,特别是榜样的力量直影响我们生命成长。

记得我们刚搬到芝加哥,进到慕迪(Moody)神学院前,要在教会附近买的房子一直没有定好。教会一对热心的夫妇热忱接待了我们,让我们住在他们家!原本他们两口子清静的生活,被我们一大家子人打断,四十天之久,接待我们没有须臾怠慢。至今每每回想起来,都还使我内心多受激荡,就是亲眼看到在同一屋檐下四十天那位弟兄夫妇所立下的模范。

过去几年稳定的教会生活帮助我们属灵生命得着造就,服事能力得着操练,也让我们建立了一个扎实的祷告支持系统。我们要出去宣教,不是我们孤独地走出去,而是有许多弟兄姐妹作我们的后盾。到我们申请加入宣教差会时,看到差会对宣教士的教会观、过去的教会生活、教会的差派等要求时,我才明白为什么稳定扎实的教会生活如此重要。也感谢神的恩典,他为我们这样预备和带领!

广义的说,“宣教”就是被教会差出去,传扬福音、造就门徒,建立教会。我们有教会差派的基础,但是,我们没有建立教会的经验。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但神却有奇妙的预备。20117月,芝城西北华人基督教会向我们发出邀请,在去作长期宣教的准备期间,请我担任教会的牧师。我没有北美牧会的经验,加上出去宣教的准备有大量的工作,虽是机会,也不敢随便答应。我和汪洁通过40天的禁食祷告与多方印证,知道神要我们建立教会前,先学习牧养教会。于是我们顺从他的带领,把家搬过来,住在弟兄姐妹的中间,开始在西北教会学习服事,并把教会当作我第二个属灵的家。牧养北美的教会不容易,我需要从上面来的能力。我就学习用膝盖服事!祷告中,神让我知道,对于能力有限的我,在有限的时间要把一个教会带起来,要抓住两个基本点:一是神的话语——圣经是教会一切事工的最高准则,是基督徒信仰生活的最高权威。信徒的生命成长、教会的建造要扎根在真道上、扎根在神的话语上!

二是教会的使命——传扬“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福音真理、使万民作基督的门徒!要带领教会成为宣教的教会。我相信在西北教会牧养的经历对我以后的宣教,特别是建立教会、栽培传道人方面是很重要的预备,同时,我在这里的教会生活再次坚固我的教会观,教会也成为我以后宣教的祷告支持后盾。

四、神装备我们去宣教

回想慕迪(Moody)神学院的学习,我看到这是神为我宣教的一个重要的预备。首先,神让我看到,扎实的神学根基对于以后的事奉是很重要的。否则“瞎子领瞎子”是很危险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学,但是建立完整、全面的神学观念需要有正确、系统的教导。我感谢主,在慕迪(Moody),我不只是得着了一个好看的学分(Highest Honor, GPA 3.83),更是打下较为扎实的神学根基,让我对各种属灵的问题能有清楚明确的立场。

同时,慕迪(Moody)是一个重视宣教的学校,世界各地的宣教工场,到处都有慕迪(Moody)训练过的宣教士,其中甚至有许多为主殉道的工人,这些云彩般的见证人直接影响着我的属灵生命。通过在慕迪(Moody)的学习,我更加切身认识主耶稣基督的救恩:“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我也更清楚感受到许多没有福音的人在死亡边缘的挣扎与呼求!我明确神的选召:没有任何的理由去为自己活,立定心志要为那位替我死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而活,也为传扬主的福音、宣扬他至高的名而活!

在神学院,宣教神学课程里的一个资料让我的心再次震撼:教会培养一个神学生需要付上很多的时间与金钱的代价,但是95%的北美毕业的神学生离不开北美,在这里服事全球5%的已被福音得着的人口,只有5%的神学生去宣教,去服事全球95%的人口,其中许多是福音未到之地的人们。最大的两个福音未得之民是16亿的穆斯林与13亿各种宗教的华人。最大的福音未得之地,是最少有宣教士的地方!特别是华人,与我同为黄色皮肤、棕色眼珠、黑色头发的华人,不到2秒钟有一个婴儿出生,每3.5秒就有一个人死亡,每天净增加人口约2万。也就是说,如果每天没有2万人听闻福音,得蒙救恩,不得救的人数不是13亿,而是不断增加。他们的结局是地狱的火,是永远的刑罚!他们是我的骨肉同胞!

当时看到这个数据,以后每想到这个数据,我的眼泪总是控制不住。我深深理解为什么保罗这样说:“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2, 3)他们需要福音,他们需要被拯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10:14)我甚至想到,我不要再读神学,赶快去中国传福音。 然而,安静在神的面前祷告的时候,神让我看到,事奉神不能靠血气,福音是神的大能,不是我个人的能力。我要继续祷告,等待神的差遣。因为“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5

20085月,我顺利完成了慕迪(Moody)神学院M-Div的学习,我没有去中国带职事奉,没有去福音机构作管理,也没有在北美教会作牧师……就在我和汪洁切切祷告,寻求神的带领的时候,神关掉一扇扇打开的门,仅仅给我打开在芝加哥从事校园福音布道与门徒造就的门。当时我是不能理解,今天回过头来,我看到这是神为我们预备以后长期宣教的路,实在是他的美意!因为我不能以宣教士、传道人的身份去中国,但神把许许多多中国来的学生及学者送到我们的家门口!他们的心更开放,他们在这里可以自由听福音。他们中间大部分会回国,如果他们能在国外得到救恩并能得到生命的喂养,带回信仰,将对中国的福音事工带来产生巨大的冲击。这一工作在北美,理所当然是北美的华人教会要做的本地福音工作,可是,华人教会参与这一事工的不多。神预备我有份于这特别有意义的宣教事工,让我在刚参与服事、经验不足、能力不强的情况下,能在条件优越、没有大的挑战的环境里学习,为我以后作散居在海外、特别是非洲的华人福音事工(包括华人学者事工)打下一个好的基础。这实在是神莫大的恩典。

芝加哥大学的校园事工是差会委派我新开拓的事工之一。这里的学生优越感强,功课负担重,社区治安不好,聚会场地限制等原因,使得芝大那个工场曾被称为“属灵的硬土”。感谢主,如他在大使命里所应许的,只要我们按他的吩咐履行大使命,他就与我们同在,不是靠我能做什么。在那里,他预备了几位也同样蒙恩的弟兄姐妹与我一起同工,并且让我不断经历神迹奇事。其中最大的神迹就是死人复活——罪人悔改归信耶稣,不管他过去是怎么样的身份,有什么样的骄傲的资本,在主的面前,他能俯伏,信靠顺服!

有一个担任政府高级官员的学者,刚遇到他时,连名字也不肯告诉我们。神作工,他接受我们的邀请参加我们的福音聚会。我讲道的中途,被圣灵感动,停下来问:“哪一个罪人要悔改信耶稣?”没有想到,他马上站起来,表示要接受主!几个月后,他回国前受洗时作见证说:“以前不认识主,甚至迫害信仰,今天被主得着,我愿意为主受逼迫。”

主就这样把得救的人不断地加给我们,每年有几十位学生、学者决志信主。我强调门徒造就的带领,建立了一个系列门徒造就课程。大多数决志的学生得到跟进与造就;其中也有成为带领他人、影响他人的人。

我惊叹福音是神的大能!常有人问我:作80/90后学生的福音工作的“秘诀”是什么?我的答案是十字架的福音!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越是复杂的工作,越是艰难的事奉,越需要高举十字架的真理!

五、神告诉我们去哪里

如前面所讲,200710月在慕迪(Moody)的宣教神学课程里,我看到神要带领我们的事奉方向是去福音未得之地。尽管过去神使用我在中国、在美国传过他的福音,这完完全全是神的工作,我没有任何可以夸口的地方。如保罗在罗马书第1517-19节所说:“所以论到神的事,我在基督耶稣里有可夸的。  除了基督藉我做的那些事,我什么都不敢提,只提他藉我言语作为,用神迹奇事的能力,并圣灵的能力,使外邦人顺服; 甚至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  但他接着说:“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 (15:20)我相信保罗说这话,不是为了与众不同,标新立异,而是领受呼召要去福音未得之地。如他下面所讲的:“就如经上所记:未曾闻知他信息的,将要看见;未曾听过的,将要明白。”(罗15: 21

神给保罗的带领也是给我的带领。但当初我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只知道宣教就是要去福音未到之地。直到2010年的6月,有在南非的宣教士吴元国牧师要来美国分享他在南非的宣教工作,我才慢慢看到神要带领我们的方向。我有机会在网上看到吴元国的见证:一个曾经混黑社会、吸毒、坐过牢的台湾人,后来在南非做生意被南非人跳票倒账十多万美金。就在他感到一切没有指望,买了一把枪,要和那跳票的南非人同归于尽时,遇到来南非宣教的传道人,听到福音,被主得着。带他信主、领他作门徒造就的宣教士几年后心脏病突发,在南非的宣教工场呼出最后一口气。这事激励他彻底悔改、放下一切跟随主,效法前人的宣教脚踪。我看到他的见证,深受感动。没有想到,几天后,他在美国的联络人打电话问我,能不能为南非来的宣教士联络教会的接待家庭,于是我捷足先登,拦截了这一接待工作。他和他太太慧玲就住到了我们家。很有意思的是,他太太慧玲是我的同乡,湖南人,而且也姓龚!慧玲说,我长得还有点像她爸爸年轻的模样。不知道我们是否曾有亲戚关系,但我知道在主里我们是有亲密的关系,我们是亲爱的弟兄与同工!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领他们去不同的教会分享南非的华人福音事工。每一堂分享,我相信都是神通过他们向我传递他呼召的信息!我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听他们每一次的分享,尽管有的内容,我是听过许多次了。

我有些害怕了:神是不是要我们去非洲?汪洁怕看见流血,我怕听见枪声……难道神要我们去那个有枪杀、甚至要流血的地方?我没有多想。太认真的事我是害怕的。这几年,我学习到一些“属灵的”话语,如“神的时间没有到”,“我们要听神的呼召,等待神的时间,不要走在神的前面”……今天,我扪心自问,是我当时真的遵神旨意,还是为自己找个理由逃避想作约拿?

去年10月底,我和汪洁应邀去伦敦参加OMF Diaspora Ministries的年度大会。大会中,我们再次被OMF的使命、异象与价值观念(Vision, Mission & Value)激励。当年,神放在差会的发起人戴德生先生心里的那种宣教激情,在我们里面骤然升起:“假如我有千镑英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如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不,不是中国,乃是基督。为他所做,永嫌不够;为我救主,尽献仍缺!”

大会有一个特别的祷告主题——非洲的华人宣教。 向非洲宣教一直是神给众教会的一个负担。感谢主的恩典,过去的几十年许多先复兴起来的教会差派宣教士,在非洲的土地上为了福音的缘故流血舍命。“宣教士的血是教会的种子”,非洲本地人的宣教工作有了很大的成效。非洲不少国家如肯亚和尼日利亚等,现皆可称为基督教国家,信主人数超过人口的一半甚至达到80%。但是,非洲的华人福音事工是一个更有挑战的问题。因着中非关系的发展,中非贸易的加强(2011年中非贸易达1,600亿美元,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贸易伙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商人、学生、政府公派人员、建造业劳工)进入非洲。然而,在非洲只有有限的几间华人教会与几位华人宣教士,白人宣教士不容易进入非洲,百万华人(加上非法移民,估计约有200万)没有机会听闻福音。非洲本地的教会有负担作华人的福音工作,但刚起来的教会的不成熟、非洲本地人与华人间的冲突,特别是语言、文化的差异让白人宣教士、非洲本地教会向华人传福音的工作没有办法开展。非洲到处有呼声求主差派华人的宣教士来非洲——那里需要对灵魂有负担、愿意为主受苦、并能作跨文化宣教的华人宣教士,来栽培非洲教会、并与非洲教会同工,向非洲的华人作传福音、建立教会与栽培门徒的工作!兴起这样的宣教士,最大的可能是在北美的华人教会里。我们都认可这理论分析与大道理,问题是:北美的华人教会可以差派谁去呢?

会议上,一对亚洲面孔的宣教士夫妇分享了他们对华人的负担。他们为了向华人传福音,刻苦学习汉语,目前在日本一间华人教会牧会。他们是韩国人!他们谈到韩国的教会为什么兴起来,宣教是教会发展的动力。他们也讲到韩国教会差派工人去阿富汗的事(见《生命季刊》第43期文章《惹事生非者的回归》),说这是神给韩国教会的福气。最后,他们说:如果神开道路,他们2015年完成日本的服事,就去非洲作华人的福音工作!

我和汪洁被他们的分享和弟兄姐妹们的祷告深深感动。我们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从神来的呼喊:“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

我和汪洁不约而同回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六、神安排我们去考察

我们夫妻确定了要去非洲宣教,但是,孩子们是否愿意去?宣教机构的申请是否能通得过?许许多多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但在这些事有答案前,我要计划去非洲看一看。

1225日,圣诞节的主日,我在教会的主日讲道题目是《情愿为主用》,从路加福音126-38节天使造访马利亚的那件事里学习作一个情愿被神使用而蒙福的人。讲完道,我带着在慕迪(Moody)神学院读大学的女儿瑾,同芝加哥新光基督教会的张介伟弟兄一家开始我们原计划去南非的访宣。我们要更多了解那边的情况,也更明确神给我们的呼召。

10天的行程里,我们在吴元国牧师的帮助下,去了南非华人集中的主要城市,拜访了100多位华人(竟然绝大多数是非法移民),参观他们的公司、工厂、饭店、商铺,探访他们的家庭,甚至去医院看望刚生产的母亲与婴儿,为他们祷告。那里的社会治安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接触到的人大都分享他们来南非遇土匪用抢要挟、抢劫的事。我们在那里办了一个夏令会,算是精心准备与安排的,可在短短三天的营会里,一辆汽车被砸,一家店铺被打劫。难怪那里有一句口头禅:“没有被打劫过,不算来过南非。”

南非在非洲大陆的国家中,还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非洲其他国家,因为安全等原因,更少有福音工人。在南非的几天里,我也抽空搜索一些关于非洲宣教的资料,知道非洲实在是艰难的宣教工场。早期非洲宣教士有半数到达非洲不到一年,就被葬在非洲的黄土下。气候、疾病、暴力都威胁着宣教士的生命。不少非洲宣教士说:“神要我们在建立教会之前,先建立坟墓。”上一个世纪在全球五十个国家的殉道人数是4540万人,其中最多的殉道者是在非洲(《华传路》第77期《地极的呼声:华传往非洲去》)。

我不得不问:神要差我们带着3个年幼、可爱的孩子来这里受苦、甚至为主殉道吗?

我想到了我的神学院的发起人慕迪先生的一个小故事。有人问慕迪先生:“你有殉道者的恩典吗?”

“没有,” 慕迪先生回答说,“我没有,但如果神要我成为殉道者,他一定会给我殉道者的恩典!”

我相信,不管神要我作什么,他一定给我恩典,如果要我殉道,也一定会给我殉道者的恩典。但我的孩子们有这个呼召和恩典吗?

在这次访宣中,我们与一位叫陈碧金的姐妹有比较多的交通。她是教会的主要同工,很乐观,谈话中感受到她的属灵成熟,但后来了解到她的过去,知道她是特别经历神福音的恩典。她与丈夫翁吓兴先生刚搬入南非不久,开始一个衣服店生意的时候,就是20079月的一天,翁吓兴被黑人劫匪开枪打中两枪,成为植物人。多方求医无效,使本已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一直到去年1031日翁吓兴被主接走。感谢主的是,她刚到南非的时候,正好遇到吴元国宣教士,给他们传福音,带他们去团契,让他们信靠主。恩典临到陈碧金姐妹一家!她带着儿子陈阳阳在主里坚定持守,紧紧抓住神,从未间断过聚会、在团契中积极服事、认真学习经营店铺生意,负起丈夫医疗看护费用的责任,与婆家亲戚活出和睦好关系。她在艰难中经历了主,也见证了主!

离开非洲前,我们去她的店铺看望她和儿子阳阳,为他们祷告祝福。当我们问他们有什么特别代祷的事情时,她说:这里有许许多多面临各种艰难的中国人,我们最大的需要是福音,绝大部分从来没有听过福音。为我们祷告:求主差派他的工人来牧养我们!

我的心再次为之一惊,眼泪又一次不由自主地落下。

结束了10天的南非访宣,我没有遭枪击与抢劫,但我的心里却是上上下下。从南非回来的飞机上,我突然想到我自己出发前的讲道,我发现牧师讲道给别人听容易,但是,给自己讲不容易。我问自己:马利亚是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神为什么要大大使用她?

我想到了我讲章的内容。

首先,马利亚清楚自己蒙恩的身份。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农家女子,没有显赫的出身和家业,但她明白自己是一个蒙受神恩典的人,这恩典不是自己赚来的,而是神白白赐给她的。马利亚知道这恩典的珍贵,我的出身与蒙恩都告诉我应该也是!

其次,马利亚反复思想神的话语。 当天使向马利亚传递神的话语的时候,她把这一切的事存在心里,反复思想。因为她反复思想,天使把神启示的话语告诉她,让她认识主耶稣。也因为她反复思想,她知道神是无所不能的神,她也明白神话语的力量。“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神的话是一切问题的答案!我要同样常常思想神的话语,也要依靠神的话语!

第三,马利亚愿付代价跟从主的带领。当她听到神要用她,救主基督要借着她诞生的消息,她一定惊慌害怕:她要如何向人表明自己的清白?怎样面对人们对她的怀疑和评议?她甚至要担当重大罪名,有被石头打死的危险。但是,她知道神的托付比什么都重要,她最后作出决定:“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我问自己:我真的情愿主的话她成就在我们身上吗?

七、神带领我们作决定

回到家中,我与太太和孩子们分享非洲的需要与看见,女儿瑾也很激动地谈论她的收获。最后,我们跪下来祷告,没有想到,大人、小孩一个声音:“主,差我们去非洲!”

我突然明白:孩子是神的,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神将他们托付给我们,我们的责任是把他们带到神面前!

全家有同样的感动与看见,我们就继续OMF作宣教士的申请,写神学立场,作体检,作心理测试,全家去参加各种面试……我们原以为作宣教士只要自己愿意,没有想到有这么高的台阶与要求:属神的呼召,神学的装备,教会的差派,身体与心理素质,属灵品格与生命……神要我们将最好的献给他。我知道我们是不配的!我只能说:是神的怜悯,使我们在今年6月底顺利通过了申请,我们正式成为OMF指派的宣教士!如果一切准备妥当,特别是后援的支持完备,我们就可以出发了!期盼神开道路,我们2014年夏天能全家搬往非洲,作长期的宣教工作。

通过OMF的申请后,我们去了13年前我第一次听到福音信主的地方(很有意思的是,竟然与OMF办公室相隔不远),与带我信主的弟兄姐妹分享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他们一直希望能作宣教士,却没有成为宣教士,但他们传福音领信主的弟兄作了宣教士,要走出去宣教!我们就一起为此感谢神!我突然想起:当初,神让戴德生所看见的异象不也是要他们传福音的对象起来,不只是自己认识主,建立本地的教会,也能出去作宣教的工作吗?

于是,我在神面前祷告:愿神给戴德生的异象成为我们的异象,愿感动戴德生的灵加倍的感动我们!

龚文辉 来自中国大陆,毕业于Moody神学院,现在芝城西北华人基督教会牧会。20126月已经正式成为OMF的宣教士,将于2014年被差派至非洲宣教。

版权声明:站内部份资料来自网络。若有侵犯版权留言或来信通知,本站将迅速更正。谢谢您的理解支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